荒野行动100%抽跑车: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交易【恭喜‘小五飆血’成為本書護法】

    “圓公子、觀九州、執棋客,不知該以哪一個名字來稱呼你?”

    知曉裂魂轉體,昊天顯然明白對方或許已經知曉自己的根底,如今對方從何處得知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決這個隱患。

    一如當初袁無極化身執棋客點出‘鬼麒主’一魂雙體一樣,此刻的昊天心中殺意與當初的‘鬼麒主’相比,只會更加濃厚。

    事關本尊回歸,遠比非常君所做更加重要。

    當然,數百上千年的謀劃,到了如今,也非是那么容易能夠破壞的。

    “雄主知道如此詳細,看來對神州的謀劃也很深??!”袁無極自然明白當自己說出‘裂魂轉體’以后所代表的是什么,不過,他來此兌換的本就是這門秘術,暴露是必然的事情。

    “哼!能得知裂魂轉體的你,才是真的讓孤皇驚訝,不過……”

    說到此,昊天眼神一凜,冷然說道:“相信你也知道自己所面對的危險,孤皇很好奇究竟是誰給了你這樣的底氣?!?br />
    “雄主此話何意?怎么說著說著就好像要干掉我一樣,圓公子來此只是為了交易,各取所需難道不好嗎?”

    對于昊天的逼壓,袁無極好似渾不在意,他已經察覺太陰殿外,已經再度多出兩道強大的氣息,隱隱將太陰殿包圍。

    “交易自然要展現出同等的力量,若是不對等……”昊天后面的話沒有說,但意思已經不言而喻。

    “看來這個世界終究還是要依靠拳頭?!痹藜鞠⒁簧?,隨即氣息驀然變得凌厲,一股浩浩如大日一般的龐然氣息轟然洞破太陰殿。

    但在此時,昊天一掌已經貫穿袁無極胸口。

    但——

    “不對!”昊天眼睛一瞇,“天風寄影?”

    “意外嗎?”

    袁無極的聲音忽然從太陰殿外傳來,太陰殿門口的薄櫻魅影師、無罣相兩人驀然轉身。

    “看來是我小瞧了你?!北∮w扔笆α成⑽⒁醭?,因為就連他都沒有察覺對方是何時寄影消失。

    “一州之主不至于沒有這點氣量吧?如此的話,誰還敢與雄主交易!”

    袁無極站在四人的對面,神情依舊輕松。

    “既然你展現出了自己的實力,交易自然可以,不過想要凝練魔兵,除了核心魔珠以外,還需要很多資源,所以,想兌換裂魂轉體還不夠?!?br />
    昊天緩緩走下臺階,目光緊緊盯著袁無極,“如果你拿不出其他能夠打動孤皇之物,你便只能‘離開’?!?br />
    “討價還價,這才是交易該有的樣子,而越是需求高也越是證明了此術的價值?!?br />
    對于昊天的刁難,袁無極早有所料,因為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對方無法拒絕的條件。

    當然,威脅是最下乘的手段,而且威脅對魔始而言只會讓其更加想要除掉他,畢竟這位的心狠手辣比地冥還要過之。

    這一點從薄櫻魅影師便可以看出,因為在薄櫻魅影師的體內,可是他女兒的靈魂。

    魔始這個人,除了對老婆劫紅顏以及兒子未萌還能稍微手下留情外,其他人在其眼中不過是可利用和不可利用的對象,可以利用便能活,無法利用只能死。

    袁無極之所以有恃無恐便是因為現在所面對的只是魔始眾化之一的昊天而非完整狀態的魔始。

    而等魔始重生歸來的時候,這段時間,足夠袁無極成長到正面對抗魔始。

    “所以你的答案呢?”

    袁無極嘴角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說道:“聽聞天邪眾之一的御邪王曾前往長生樹代替八岐邪神為一位神秘的存在戴了一頂綠帽子,使得長生樹下的羽衣狐肚中孩兒遭受邪染從而再度懷孕,而如今,天邪八部眾再度歸來,暗諦也再次出現,不知道他的性命價值多少?”

    轟!

    一股狂暴的氣息驀然從昊天體內爆發,顯然,戴天然色帽子這種事,是個男人就無法忍受。

    尤其還是向來高傲、野心勃勃有著前所未有大志向的魔始。

    “你這樣的人真是不該存在?!標惶煒聰蛟藜哪抗獬瀆幣?,顯然袁無極所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多到讓他有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

    “既是如此,那你還是先取回他的人頭再說吧!”

    雖然殺意滿盈,不過昊天還是忍受了下來,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為他還不知道對方的底牌,況且其曾以各個身份游走數方勢力,證明對方必有類似一魂雙體的能力,他還無法確定來此的究竟是本體還是副體。

    不過在他看來,對方本體決計不敢冒險出現在他的面前。

    “雄主何必如此吝嗇?!痹藜×艘⊥?,“魔珠在此,我要先得到裂魂轉體,待我回歸,再為雄主送上暗諦人頭?!?br />
    說到這里,袁無極轉了轉手中魔珠,“袁某好歹也是一方之主,言而有信,難道雄主還信不過嗎?”

    昊天并未回話,太陰殿前的氣氛也越來越緊張。

    無罣相的身形已經融入黑暗之中,顯然在準備著致命殺招。

    薄櫻魅影師雖然沒有動作,但以他之能為,隨時都可施展奇詭之術。

    面對緊逼的氣氛,袁無極微微瞇眼,心下警惕暗升。

    魔始這種魔頭的心思,無法揣度,袁無極也不敢保證此次交易會順利,也許下一刻就是生死相向。

    就在沖突將起之際,昊天終于開口,“這個交易,孤皇答應了,但暗諦的人頭,孤皇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br />
    “可以!”

    袁無極嘴角露出笑容,魔始終究無法忍受魔珠的誘惑,要知道,這可是有潛力成長為比肩魔業天器的強大魔兵,有了此魔兵,待本尊徹底歸來,必將成為輔助他大業的重要神器。

    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不想在北海靈州決戰,畢竟此地可是為他提供本尊歸來的力量源泉,若是因為大戰發生意外,這種損失,他們承受不起。

    “你們退下吧!”

    昊天對著薄櫻魅影師等人說到,隨后無罣相從袁無極背后的陰影中現出身形,恭敬告退。

    “呵……”

    對于無罣相藏匿在自己的陰影之中,袁無極不屑一笑,隨著昊天再次進入太陰殿。

    不久之后,袁無極滿意而歸,有系統的鑒定,對方騙不了自己。

    而在袁無極離開太陰殿以后,無罣相與薄櫻魅影師以及一直未曾露面的絕焱一起步入大殿。

    “君上,就讓他們如此輕易離開嗎?”

    無罣相語帶不甘的說道。

    “自然不會?!標惶燉浜咭簧?,不怒自威,“國師去請劍授吧,該如何做,你知道的?!?br />
    “無罣相遵旨?!彼孀盼蘗G相消失,絕焱目帶不甘的說道:“主上,絕焱亦可將他們留下!”

    “自然有你出手的時候?!彼低?,昊天嘴唇微動,施展傳聲入密,絕焱認真點頭,堅決說道:“主上放心,絕焱不會讓你失望?!?br />
    而在袁無極苦心與昊天等人周旋之際,無限卻是逍遙自在,他的對面是無雙公主渺若凡。

    兩人顯然暢聊許久。

    隨著袁無極再度化身飄撇浪子回歸,渺若凡慌忙起身,準備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