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幽灵单人模式是真的傻逼:正文 122.厄運

    (最近這幾天都在修改老書,所以暫時兩章。)

    lv6里的海賊全都傻眼了。

    他們先前可不是真的在演戲,有在廝殺的好吧。本就饑餓疲勞,又大打了一頓,此時相當的虛弱了。

    “真的很感謝你們,沒有把我的事情告訴黑胡子呢?!北炊ψ盼⑽⒕狹訟鹿?,“無以言表!只有把你們送上黃泉之路,作為答謝了?!?br />
    “操!”

    “格老子的!”

    不是所有人都跟雨之希留那般似的有頭腦。

    再加上,貝爾當時雖然提起了黑胡子的陰謀詭計,但并沒有聲稱黑胡子會來lv6。另外,這些大海賊們也都是各懷鬼胎,不愿意屈居人下的存在。黑胡子一來到lv6,就以‘救世主’的姿態口吻招收他們做小弟,難免心里會不爽了。

    都是曾經聲名赫赫的極惡海賊,你懸賞金也不比老子高哪兒去,憑什么要老子拜你的碼頭?

    大家都是心高氣傲的家伙,自然就不爽黑胡子了。

    再者,他們也不是傻子,萬一告訴了黑胡子,黑胡子心生警覺不管他們離開的話……咋辦?

    好好的一個越……獄的機會呢,他們可不想節外生枝!

    最后一點兒,干,他們跟黑胡子又沒交情,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伙伴,互相利用罷了,憑啥要去提醒他?

    即便是被帶走的‘惡政王’阿巴羅·皮薩羅、‘大酒桶’巴斯克·喬特、‘巨大戰艦’圣胡安·惡狼三人,同樣對貝爾的事情只字不提。他們就不是在利用黑胡子逃出大監獄了?等到黑胡子證明了自己的時候,再說吧。

    至于現在?

    呵呵,現在只是在利用而已。

    貝爾就是摸準了這些大海賊的腦回路,才無懼的。

    換句話說,就算他們告訴了黑胡子也無所謂。就算他心生警惕,也不會放棄眼前奪取震震果實的大好機會,至多讓他警惕一下罷了。

    “格老子!”

    “弟兄們,他就一個人,我們這么多!”

    “上!”

    “干掉他……嗷嗷!”

    貝爾冷笑了一下:“真心無知者無畏??!”

    啪,啪,啪,連打了三個響指。

    一個正在沖來的海賊,直接就原地‘爆炸’了。然而爆炸之后并不算完結,黑紫色的‘腐蝕’朝著周圍的人蔓延而去,跟麥哲倫的毒素般,但這個更狠……被腐蝕到的一個個的繼續‘爆炸’中。猶如飛速蔓延的瘟疫一般,瞬間清空了一大片的海賊。

    三個‘點’爆炸,然后腐蝕朝四周成環形放射開來。

    貝爾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

    “你……”

    “這……發生了什么?”

    “啊啊啊——我不想死,我想回家?!?br />
    “媽媽——”

    再怎么厲害的大海賊,也會懼怕未知的恐懼啦!

    【腐蝕之種】——將‘惡魔之種’嵌入敵人身體內,過一段時間后爆炸,對10米范圍內所有施法者的敵人造成暗影傷害,并對其釋放腐蝕術。然后,繼續朝外擴散腐蝕,腐蝕效果遞減,直至微乎其微。

    也就是:‘甲’傳給——‘乙’(100%)——‘丙’(80%)——‘丁’(60%)直到百分之零。

    當然,這個腐蝕效果的遞減比,并不是一成不變的。

    見到震懾住了這些大海賊,貝爾便暫停了攻擊,朝一旁的囚牢走去。

    雨之希留:“……!”

    “想出來么?”

    “我也聽到了你的話,不需要殺人滅口么?”

    雨之希留畢竟是個梟雄,面對必死的格局,他并沒有哭爹喊娘。

    “我很好奇,你為什么不跟黑胡子離開?”貝爾沒回答,而是反問道。

    “你為什么確定,我會跟著離開?雖然我不確定你為什么會任由他挑選海賊離開,但我卻清楚,你始終會殺掉他?!彼底?,雨之希留點了根雪茄,灑脫的吐了口煙出來,“出去……或許也是個死,既如此,我又何必費這麻煩!”

    作為曾經的看守長,雨之希留的小日子還是不錯的,偶爾會有根煙抽。

    “你就不擔心,我連你也一起殺掉?”

    “說實在的,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很擔心,但現在么……”

    “現在不擔心了?”

    “你既然來跟我說話,那么我猜……你是不會想殺我的,對么?”

    “聰明!”貝爾拍了拍手,隨即一把邪焰焚燒了牢門,“至于你能不能活下來,卻是要看你的表現了?!?br />
    雨之希留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紅光:“樂意效勞!”

    “這是給你的武器,將就著用吧?!?br />
    說著,貝爾手里面變出了一把太刀類型的長刀,藍色版本‘厄運長刀’,掉落自黑石深淵。

    厄運長刀,物品等級: 56

    單手劍(雖說是單手劍,劍身卻很長,也相當的重。)

    60——114物理傷害,速度2.60

    +7 力量;+7 耐力;+7 暴擊等級

    要求等級51級。

    黑色的劍柄,以及銀色泛著黑芒的劍刃,一看就是把不俗的武器。關鍵是名字‘厄運長刀’,跟雨之希留倒是很配,盡管他沒有鬼徹系列的那種真的‘厄運’。

    “唔,是一把不錯的好刀!”雨之希留接了過來,在劍刃上輕輕擦過,留下一滴血珠。

    這已經算是良快刀五十工里拔尖的存在了。

    “它的名字?”

    “厄運!”

    “呵……‘厄運’么,跟我倒是蠻相配的呢!”雨之希留猛地一揮劍,朝著海賊群中疾步而去。

    ——殺!

    嗜血的黑芒,快速連斬,一顆顆頭顱飛上了高空。

    沐浴在血的海洋里,雨之希留顯得更加瘋狂了:“這種滋味,真是久違了呢,哼哼哼哼——”

    說實在的,他不是沒有想過,反殺貝爾,但他不敢。天知道有沒有在他身上,也種下那樣子爆炸的腐蝕呢?

    貝爾也沒有閑著。

    lv6里的海賊還是很多的,而且都很厲害,就算雨之希留占著利刃的便宜,也終究支撐不了太長時間。

    大部分海賊仍舊是被他給殺死的。

    殺戮一直持續了一個時辰,lv6里血流漂櫓!

    即便是被邪能淬煉了心性,貝爾饒是有些胃部翻騰,這濃烈的血腥味實在是太刺鼻了。

    lv6里再也沒有一個站著的海賊。

    血、肉、斷骨、臟器……撒滿了整個lv6層,宛如人間煉獄一般。

    雨之希留那身米灰色的披風,都已經染成了血黑色。

    血液干涸之后變黑。

    “沒有讓你失望吧!”

    啪啪,貝爾拍了拍手:“恭喜你,你活了下來!”

    “哼哼,麥哲倫可不會再讓我活下去的?!庇曛A粼俁鵲懔爍┣?,先前的那根早已經被血給澆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