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跑车图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你等著死吧你!

    白策看到了朗多,朗多自然也看到了白策,兩個人都是一怔。

    旁邊的北嵐青雪倒是不知道兩個人之前的事情,而是直接道:“咱們進去說吧?!?br />
    朗多也沒廢話,轉身在前面帶路,對之前的事情絕口不提。

    說起來也是,畢竟那種事不是光彩的事情,誰也不可能去跟別人說。

    估計當時看到那一幕的圍觀群眾,也被警告過了不許外傳,要不然北嵐青雪早就知道那天兩個人的事情了。

    這棟大廈的十八層,就是類似于一個茶樓,聊天的地方,這里面有不少穿著不同的人聚在一起聊天。

    三個人找到一處座位坐下后,朗多便一臉正經的直接道:“開門見山的說吧,金戈玄輪筋這東西,對獸心谷來講,雖說不是一件重要的東西,但也是寶物,你要拿什么來交換?”

    這種事肯定不能光用嘴來說,白策來之前跟鴻崇商量過了,當即,白策從乾坤袋中拿出一個籠子,籠子里面裝著三只霞光月引兔。

    白策從里面提溜出來一只給了北嵐青雪,畢竟這件事是北嵐青雪幫忙搭線,于情于理要給一點好處費的。

    剩下的兩只,白策直接把籠子往前一推便道:“兩只霞光月引兔,足夠了吧?”

    朗多坐在白策跟北嵐青雪的對面,雙手抱在胸前,身體靠在后面,挑著沒有的眉毛望著白策道:

    “霞光月引兔雖然也屬于圣獸,但卻是圣獸中最末尾的存在,并且也不是戰斗型的圣獸,實際價值,并沒有那么高?!?br />
    這霞光月引兔確實是沒那么高,龍蜀清韻哪里,這些兔子都一大堆了,算不上珍惜的東西。

    當然了,白策也沒指望兩只兔子就能把金戈玄輪筋給拿下來,這只是用于拋磚引玉的。

    當即白策也是一昂頭道:“那你說吧,你還需要什么?”

    朗多坐在對面盯了白策一會后,嘴角一翹,然后把手伸進籠子里面,捏著一只兔子的耳朵,給提了出來。

    緊接著,在白策古怪的眼神中,朗多便微微昂著頭道:“我只要一只兔子回去交差即可,你只需要跟我簽一份協議?!?br />
    “什么協議?”白策跟北嵐青雪同時發問。

    白策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而北嵐青雪似乎知道一些,但不確定。

    朗多也不墨跡,手上的空間戒指一亮,兩張白紙便出現在手中,放在桌子上往白策面前一遞道:“你自己看?!?br />
    白策剛拿起這兩張紙還沒準備看,旁邊的北嵐青雪掃了一眼后就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當即皺著眉頭沖著朗多厲聲道:“你這是做什么?!”

    跟之前的朗多比,現在的朗多也沒那么多話了,也不跟北嵐青雪交流,只是死死的盯著白策。

    白策現在拿著這張協議大體的掃了一眼。

    是關于北嵐盛典的事情。

    這份協議的最上方就五個字,挑戰者協議。

    簡單點來講,白策是挑戰者,要向朗多挑戰。

    此時,坐在白策對面的朗多,望著白策微微道:“簡單的來說,這是一個解決個人恩怨的地方,你只要簽了這份協議,我們就會在北嵐盛典的舞臺上比武,這并不涉及正式比賽的名次?!?br />
    白策對這個倒是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只不過,白策將這兩張紙反過來看一下,正過來看一下后,皺著眉頭一臉古怪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這朗多也是微微一皺眉道。

    白策挑著眉毛道:“我只要簽了這個,你們就給我金戈玄輪筋?你這屬不屬于未成年消費???”

    “哈??未成年消費??”朗多一臉懵逼。

    隨后白策便皺眉道:

    “只要我跟你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你就把金戈玄輪筋給我嗎?會不會后面你們獸心谷的什么長老認為那是你私自做決定,等到后面我跟你比完了之后,說這份約定不作數,然后不給我了?”

    這白策之前可是看到這樣的新聞。

    比如小孩子偷拿家里的錢去玩游戲,結果后面家長發現了之后,不反思自己的教育問題,去狀告游戲公司,然后再以小孩子未成年的理由,在將錢討回來。

    這種新聞可是很多很多的。

    而對于白策的這番話,朗多愣了一下,尋思明白后,那張本來沒什么表情的臉上,則是慢慢浮現怒色。

    那光溜溜額頭上的青筋,特別明顯的暴起。

    “你覺得這是無聊的事情?!”似乎是怕周圍的人聽見,朗多咬著牙壓低著聲音一臉怒色道。

    白策一挑眉毛,還沒說話。

    這朗多便繼續咬牙道:“是啊,之前你贏了,所以你現在可以高高在上,但是你知道不知道,那天之后,我們獸心谷花了多少錢,多少時間,來堵住那幫人的悠悠之口?!”

    “你又知道不知道那天之后,給我帶來什么樣子的災難?”

    “老子本來明年就要晉升長老了,結果就因為那天的一個失誤,引起了那么大的負面信息,我的人生都馬上就要葬送掉了!”

    看著朗多這個樣子,白策也撇了撇嘴立即道:“好好好,你別說了,我簽就是了,那金戈玄輪筋什么時候給我,比賽完之后,無論輸贏嗎?”

    啪的一聲,這朗多便將手中的一個精致泛著金光的木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金戈玄輪筋就在這里,只要你在這張紙身上簽完字,就可以立馬拿走!”

    朗多強行的壓制住自己的暴躁后,沖著白策咬牙道。

    看著這么爽快的朗多,白策心里也涌起一陣好感。

    白策一邊拿起筆,一邊在這紙上簽名道:“之前不好意思,沒有想到給你帶來那樣的麻煩?!?br />
    當時跟銀超合體完了之后,白策就做出了那種事。

    那朗多也是一怔,有些奇怪的望著白策,就奇怪白策的性格怎么跟之前不一樣了。

    朗多剛一撇嘴,準備說一下客套話來著。

    就見白策簽完字,把這張紙遞還給朗多一臉燦爛的笑道:“放心吧,這東西既然不涉及名次,那我肯定會放水讓你贏的?!?br />
    白策說完,朗多臉上剛剛升起的一絲客氣的笑容消失,額頭的青筋再次暴起。

    噌的一聲,朗多一把將那放在桌子上的合約拿起來,起身沖著白策惡狠狠道:

    “你等著死吧你??!”

    (新的一周開始啦,沒有投推薦票的同學別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