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网易版本下载: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每逢佳節倍思親

    鹿小姐已經在山下等了一個時辰,心里焦急萬分,可是民兵團連她都不讓進,真是豈有此理!

    特別是那個大山,簡直油鹽不進,就說公子有令,任何人不能上去,就算北鳴侯來了也不行。

    其實鹿小姐也說不清,自己為什么非要上去,總之就是擔心,黑山鬧鬼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失蹤的人到現還沒有消息。

    所以她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是擔心劉袖會出事,因為劉袖是她的救命恩人。

    對,就是這樣的,絕對不是因為劉元那夯貨!

    可后來,山體中突然一聲巨響,仿佛火山噴發,地動山搖。

    鹿靈溪差點嚇傻了,卻拼命地要往山上跑,那種緊張、擔心,令大山也為之動容,所以就派了兩個女民兵,把鹿小姐給抓起來了。

    好在沒多久,震動停止,隨后劉袖等人也出現了,而且進去的時候是五個人,出來的卻有十幾個。

    大山瞬間淚崩,兄弟們還活著!果然公子一出馬,就沒有擺不平的事!

    他讓女民兵放了鹿小姐,大家一起為公子歡呼。

    誰知鹿小姐看了看山上,似乎確定某人還活著,便一跺腳地跑了。

    大山愣了半晌,直到劉袖走下來,問道:“剛才那個是鹿小姐?怎么回事?”

    “公子,是我得罪鹿小姐了?!貝笊街鞫洗淼潰骸奧剮〗愕P墓擁陌參?,不顧一切要上山,我讓人把她攔住了,剛剛那聲巨響,她又急得哭了,公子,鹿小姐對你真的是一往情……”

    “你給我打??!”

    劉袖看到四哥臉都綠了,立即打斷道:“你知道個屁,人家鹿小姐是擔心四哥,別特么瞎說!”

    大山怎么可能瞎說,這就冤枉人了,“公子,是鹿小姐親口說的,您是她的救命恩人,要是你出了事,她也不活了!”

    劉袖:“……”

    四哥:“……”

    寶兒:“凌姐姐,我院里還晾著衣服呢,我們快回去吧?!?br />
    凌念依:“好?!?br />
    單勇:“民兵團聽令,隨我搜山,莫放過任何可疑人!”

    “是!”

    一轉眼,大家都散了。

    “四哥,你聽我解釋,其實……”

    “我不聽我不聽!讓我靜靜的死去吧!”

    “……”

    …………

    其實這個副本收獲不小,除了四哥被揍得慘一些,此外無一傷亡,還成功救出十名失蹤者,雖然爆的土元靈沒了,但還有幾百噸的煉器材料。

    只是四哥真的很慘,**和心靈受到雙重打擊,已經生無可戀,回到家就把自己關起來,誰也不見。

    今天就是年關了,劉袖也很郁悶。

    還有慕小喬的不告而別,凌念依的說走就走,后者還好,臨走前讓寶兒帶了封信,還送給他一件信物。

    別誤會,不是什么定情信物,從今以后也沒人敢寫情啊愛啊的,親一下都會被封,要是敢動手動腳,那么恭喜你,作者號都會被404。

    所以凌仙子送給劉袖的,就只是單純的謝禮,感謝劉師這段時間,手把手的指點,日以繼夜的悉心教導,幫她在武道上提升了很多。

    就是這么純潔,而這個信物,則是凌仙子的師父,凌道仙人曾經用過的寶劍,名叫“斬魔”!

    這把“斬魔”??剎患虻?,除了劍本身是一件不錯的法器,其背后的意義也非同尋常,在凌山派,特別是凌霄閣,見劍如見人!

    聽著有點別扭,反正就是像圣火令、倚天劍之類的就對了。

    用凌念依的話說,拿著這把劍去凌山,絕對沒人敢攔你,甚至凌霄閣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去。

    劉袖很欣慰,不管這把“斬魔”價值如何,都是愛徒的一片心意,比慕小喬有良心多啊,那個小妖女,一聲不響就走了,連個禮物都不留,還欠他一聲爸爸。

    等下次見到,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現在兩個跟班都走了,說心里話,劉袖也有些不舍,這可是他的超級打手加裝逼利器??!

    沒辦法,人家也要回家過年。

    劉袖又想到了聶三娘,當初兩人那么默契,還經?;ロ』チ?,最后一樣要分別。

    已經好久沒有騷狐貍的消息了!

    難怪古人輕生死,重離別,在沒有手機的時代,一場離別,可能就是一生!

    還是寶兒最好,不管誰走,寶兒都不會走,就是現在多了個小黑,劉袖與它勢不兩立。

    侯府的年關,很有節日氣氛,光燈籠便數以千計,還有祭祀祈福,回贈子民等很多活動。

    劉家的年夜飯更是隆重,五族之內全部入席,連下人都在偏院擺了十幾桌。

    不過三更一過,劉袖便回到了四合院,連寶兒都沒叫,可能是怕忍不住會弄死小黑,大過年的不吉利。

    劉袖還帶了一壇酒,準備對酒當歌,因為每逢佳節倍思親,他想家了……

    夜深,節日的喧鬧漸漸褪去,北鳴城又恢復平靜。

    劉袖坐在房頂,把酒壇往身邊一放,便祭出火球術,和一只羊腿。

    可這時,他卻發現不遠處,也有一壇酒。

    劉袖怔了怔,隨即莞爾一笑。

    不聲不響地回來,喝了半壇酒,又不聲不響地走,也只有聶三娘了!

    那酒壇正是放在聶三娘的屋頂,以前他們倆經常坐在那里,單純的喝酒聊天,構建和諧社會。

    劉袖端起酒壇,隔空遙敬一下,便獨自自飲……

    今天只當給自己放個假,等到年關一過,又要開始忙碌了,總督府的訂單,服裝廠的生意,天秀集團開業,以及京城的會試……

    而現在,他只想醉一場,任何事都不去想……

    年初二,劉衡和劉毅便返京了,走得很急,也許在他們看來,北鳴城已經是客場作戰了,等劉袖去到京城,那才是他們的主??!

    年初三,黑山鐵礦就已經開工,如今隱患摘除,自然要大力開采,加緊趕工。

    十里坡也全面動起來,兵工廠的爐子二十四小時冒煙,民兵團每日八小時訓練,紡織廠幾個車間也實行兩班倒,總之就是高速高效。

    而一切走上正軌,劉袖也該動身了去往省城,那里有無數的黃金,正在向他招手。

    等著吧,袖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