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透视挂电脑版:正文 第318章 熄滅

    同一時間,不同的地點。

    在這個注定不是那個平靜的夜晚中,當張地仙在屬于他的析支遺跡中,正遭遇著某種不可描述的事情。

    三哥家的珍珠城區域,正在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的風暴。

    特別是圍繞著新遺跡的入口處,所在的東部山區這一塊區域,一場滲透與反滲透的戰斗從入夜之后,就已經無比激烈的開始上演。

    為了盡可能的將打算進入遺跡,搶奪控制權的外來者擋在這里。

    三哥家布置了數道之多的嚴密防線,其中光是他們引以為豪的十個山地師,這段時間里都緊急調運過來了五個之多。

    另外還有三個,正處于從其他的邊境線上,緊急趕過來的路上。

    數以千計的三哥家強者,配合著這些守軍,做出了嚴防死守的架勢。

    而在遺跡種種驚人好處的誘惑下,各大勢力進入遺跡搶奪的控制權的決心,又哪里是這樣的架勢就能嚇退的。

    漫長的防線之中,總能找到一些防守不是那么嚴密的地方。

    圍繞著這些區域,雙方打成了一團糟;不過總的來說,還是有著主場優勢的三哥家,占據了相當巨大的優勢。

    因為他們連將所有入境的港口、機場、口岸,通通都臨時關閉的騷操作都用出來了。

    這樣一來,不說能將境外的勢力都檔在遺跡之外;可是有著近八成的外來人員,到現在為止也無法沖進去……

    新遺跡中的景象,與張偉所擁有的析支遺跡,完全說的上市迥異。

    這里具體的面積要比析支遺跡小了近半,整體上的面積也就是在方圓千多里左右,其中三面環山,另一面則是方圓數百里的大沙漠。

    在遺跡中心的區域,倒是一塊水草豐美的平原。

    唯一的問題是,在這塊適宜人類生存的平原上,卻是看不到半個活著土著的存在。

    所以數萬人的外來者們,只能在這塊平原之上,每隔著這數十里遠的地方就發現著一座廢棄的村莊。

    光是這一個區域中,廢棄村莊的數量就有著數百個之多。

    由此可見,當年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土著們,是多么的人丁興旺。

    同樣,在遺跡中的每時每刻,都有著大大小小規模的戰斗在發生著;要么,是三哥仗著人多勢眾,在遇到的其他外來者時,進行無差別的攻擊。

    為了這場豪賭,三哥家可是一口氣,向遺跡中投入數千人的強者。

    另外,還有數萬的精銳部隊,與這些強者們進行配合。

    這些部隊要么是攜帶者各種先進單兵武器,要么就是各種用途的科技產品;甚至直接就是以悍不畏死和狗腿彎刀,聞名于世的廓爾喀雇傭兵。

    要么,就是所有的外來者們,與遺跡中數量眾多的魔人和魔獸,進行著戰斗。

    要不是每一個廢棄的村莊中,都同樣聳立著一根那種晚上能發光的石柱,擋住了那種最為要命的飛舞魔頭。

    一眾外來的進入者們,在進入了遺跡五、六之后,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只是死傷了三成。

    搞不好早就死傷過半,又或者更多。

    也就是神網局的大佬李鎮海,這樣六、七品以上的當世頂尖高手,能夠過得還相當滋潤;其他人不過算是在苦苦掙扎而已。

    *****

    各方勢力的人員在遺跡中,因為需要一邊互相的廝殺,一邊逐步探索遺跡。

    所以他們探索的效率自然就低了一些,這樣一來,反而讓后期才進入遺跡的某些人,乘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因為這已經是第二個出現的遺跡了,各大勢力多少都有了一定的參考經驗。

    他們在出發之前,就做好了足夠的預案,然后是帶著相當完善的設備和物資,才進入了遺跡的。

    比如說:各種的型號的中小型無人機,在平原的上空滑翔。

    其中,有著用來升空進行偵察的,有帶著小型的中繼臺,為各自的成員提供互相聯絡信號的。

    同時,地面上經常有著一道迅捷的烈焰,猛然的從地面升起。

    在‘轟’的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之后,讓天空那些漂亮的小家伙,變成了漫天的碎屑。

    這是他們上次吃了張地仙那貨的大虧之后,刻意攜帶進來,用來對付那種二戰老古董飛機的手段。

    既然張地仙貌似本次沒來,那么用來打打無人機也不錯。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正是因為上次的經驗誤導了他們,讓他們現在都沒有找到遺跡核心區域的存在。

    那種代表著遺??刂迫ǖ氖?,根本就沒有在中心區域的這塊平原上。

    而是在那一片黃沙茫茫,看起來就代表了無盡死亡的沙漠中……

    明媚的月色下,身處沙漠腹地的石殿被照耀的越發的蒼涼;與析支遺跡不同的是,在石殿所散發的光芒之外,數量密集的魔頭環繞在周圍。

    它們圍繞這石殿不斷的飛舞,嘴里發出了不明意味的恐怖嘶吼聲。

    然而,就是在這樣恐怖的環境之下,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影,卻是穿過了密集的魔頭,緩緩的走向了石殿。

    人影根本就是一個活人,可是在斗篷的覆蓋之下,所有的魔頭卻像根本沒看到他一樣,任由他走進了石殿前的廣場,走進了那片光芒之中。

    進入了石殿之后,人影飛快的脫下了斗篷。

    卻是將斗篷反了一面之后,再度飛快的披在了自己身上;也是在這個時候,讓他之前掩映在斗篷陰影下的臉,被短時間的顯露出來。

    這是一個看起長相平平無奇的中年華國男人,正是那位神使大人。

    他披著換了一面的斗篷,同樣是在沒有驚動任何石殿內外,那些守衛傀儡的情況下,走進的石殿的內部,走進了內殿。

    難以想象的輕松中,神使一把拿起了那一卷代表著遺??刂迫ǖ氖奩ぞ?。

    問題是,當整卷的獸皮化成的漫天光點,卻是根本就無法融入神使的身體,在空中飛舞和盤旋了起來。

    頓時,原本還一臉笑意的神使,面色陡然就暴怒了起來。

    “既然我無法得到這個遺跡,那么就讓所有人都得不到;等我將這些魔頭們釋放出去,從而引發的死亡,也會讓無上的那位感到愉悅的?!?br />
    神使在這樣的嘀咕聲中,猛然的大手向天一揮。

    濃郁的黑氣升起,將頭頂環繞的光點全部的包裹了起來。

    然后,不但是整個石殿中亮起的光芒逐漸的熄滅,就連整個遺跡中的石柱,也是紛紛的光芒開始暗淡。

    與之同時,石殿外眾多的魔頭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開始發出了陣陣無比刺耳的歡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