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吃鸡:正文 第十五章 夢幻現實

    “帶土,長門已經察覺了我留在雨隱村的分身!”

    在原本屬于斑的老巢上方,忽然從地面鉆出的絕開始對著身旁一旁靜靜矗立的身影快速說道。

    “是嗎,看樣子長門對于輪回眼的掌控又近了一步?!?br />
    對于這個結果,佩戴著旋渦面具的神秘男子顯得一點也不吃驚。

    因為當初斑將輪回眼移植到長門身上,就總會有這一天。

    “該怎么辦,帶土?”

    身上裹著猶如豬籠草一樣的黑白相間人影,在這時將難題轉交給了身旁的男子。

    “沒問題,只是小鬼耍脾氣而已!”

    明白長門此時的情緒所在,但這一切對于帶土來說,卻根本毫無意義,所以這時的他才會小孩子脾氣來形容長門。

    不過這也是極其正常的,哪怕遇到了父母的死,同伴的死,但想要真正完全成長起來,也不是這么簡單就能一蹴而就。

    “那長門哪里?”

    已經完全鉆出地面的絕,這時是黑絕主宰著身體問道。

    “我會親自走一趟!”

    有些厭煩身旁的絕的聒噪,但作為斑留下來監視自己的暗手存在,帶土有時候還必須要尊重一下黑絕的建議。

    ……

    “他會來嗎?”

    雨隱村的天空依舊下著永不停歇的小雨,看了一眼外面陰沉的天色,小南這時的語氣也變得有些不確定起來。

    “他來了!”

    而仍然矗立在雨中的彌彥,在聽到小南的疑問后,在這一刻微微抬起頭的彌彥卻忽然開口了。

    在雨虎自在之術的撐開的雨幕結界下,這一刻處于上半空的位置忽然出現了一股熟悉的查克拉反應。

    “按照計劃行事吧!”

    說道這里以后,卡卡西便單手持印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由于速度的關系,帶土的空間忍術和絕的蜉蝣之術存在著一定的時間誤差。

    樂觀點計算的話大概最多不超過三分鐘,嚴峻點考量的話,留給卡卡西他們的時間最多不超過一分鐘。

    由于這兩人在斑計劃各自扮演著重要角色的關系,一旦有其中一人逃脫了本次的陷阱,恐怕下一次想要抓到他們就很困難了。

    特別是黑絕,作為大筒木輝夜被封印前所產的第三子,并沒有繼承有羽衣羽村兄弟倆驚人天賦的它,卻在另一點遠遠超過了兩人。

    已經在忍界中已經活躍了不知道幾百年的它,已經徹徹底底成為這個世界最大的麻煩。

    所以今天,絕不能讓它逃脫!

    隨著長門身前空間的扭曲,一個佩戴著旋渦面具的身影便出現在小南和長門面前。

    “絕說,它的一個分身被你干掉了!”

    剛剛現身的帶土,一開始便主動提及了這個問題。

    “你在監視我,斑!”

    隨著彌彥完全睜開了雙眼凝視著前方的旋渦面具男子后,現場的氣氛也隨之變得微妙起來。

    “不要太幼稚了,長門,雖然現在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但是作為初次的合作者,我對你有所保留是最正常不過了!”

    雖然理解長門此刻的感受,但是帶土這時的語氣也顯然對長門的天真感到發笑。

    “是嗎,果然如你的猜測一樣!”

    聽著眼前身影的回答,彌彥的莫名其妙的自語也瞬間讓帶土警惕了起來。

    “你在說什么,長門?”

    就在帶土表情嚴肅地目視著眼前的橘發身影時,在他的正前方卻忽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好久不見了,帶土!”

    在這陣熟悉的聲音下,旋渦面具下帶土的表情也隨之一變,是有著不安,也有著惶恐。

    在琳死之后,一直用斑這個面具掩飾自己身份的帶土,一直強撐著自己不會露出軟弱的一面。

    但在今天,在這一刻,那強撐著的強硬被隨之瓦解了!

    “你是……”

    哪怕表情被掩蓋在旋渦面具之下看不出分毫,但僅僅通過語氣的變化,一旁的小南和長門還能分辨出眼前男子內心情緒的劇烈波動。

    “你怎敢出現我的面前,卡卡西?”

    隨著那一抹熟悉的銀發身影映入眼簾之后,一直以斑名義行事的帶土,在這一刻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了這個名字。

    這時的他,已經不去理會卡卡西為何會在這里,為何回知道他掩飾用的身份。

    在親眼目睹了卡卡西親手貫穿了琳的心臟之后,這一切對于帶土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我要宰了你!”

    怒吼一聲的帶土,瞬間就出現在了卡卡西的身旁。

    “果然還是不能遺忘那一幕嗎?”

    很是清楚帶土此刻情緒為何會如此激動,卡卡西低聲自語的語氣也多出了一絲濃重的負罪感。

    “木遁——扦插之術!”

    就在帶土的左手快要觸碰到卡卡西身體的瞬間,目視著表情已經有所扭曲的帶土,卡卡西微微苦澀一笑后,便隨之開啟位于右眼中的萬花筒寫輪眼。

    “抱歉,帶土,這是最后一次了!”

    明白當初一幕加速了帶土墜入黑暗的速度,所以這時的卡卡西也不再猶豫,直接便使出了止水萬花筒寫輪眼壓箱底的招數。

    “別天神!”

    伴隨著右眼眸子間黑色大風車的高速轉動,心知不妙的帶土已經下意識啟動了身體的虛化。

    但是已經太遲了,隨著兩人視線對視的那一瞬間,就足夠施展多次瞳術的時間了。

    “居然是萬花筒寫輪眼!”

    目前還不清楚止水瞳術能力的帶土,這時候也終于恢復了一絲冷靜。

    “看來是我來遲了!”

    隨著一陣陌生聲音的傳出,一個由豬籠草包裹的身影便從地面緩緩鉆了出來。

    “嗯,怎么了?”

    剛剛暴露在地表外的絕還對于目前的狀況不是太了解。

    “我的身份已經被識破了!”

    隨著絕的出現,心知自己的身份已經繼續掩蓋了之后,對于卡卡西那個沒能使出的瞳術感到有些好奇的帶土壓低著聲音說道。

    “嗯,原來如此!”

    本來還有些不解的絕,隨著視線的轉移,發現了不遠處那一名擁有少見銀色發色的身影之后,它們便瞬間明白了。

    “結束了!”

    然而就在絕視線轉移的瞬間,原本站立在他一旁的帶土卻忽然對著它動起了手。

    “木遁——扦插之術!”

    隨著帶土右手觸碰到絕身體的瞬間。

    “噗嗤!”

    一根根帶有尖刺的樹枝便瞬間從絕的體內暴漲而出,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絕的身體便被那一根根帶有尖刺的樹根給完全貫穿了。

    “帶土,你……”

    根本不明白帶土為何會對它出手的絕,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完,就隨著身體一陣抽搐便癱軟了下來。

    “嗯,不對,那個家伙還活著!”

    緊捂著右眼的卡卡西,似乎察覺到了什么,這時的他連忙高聲提醒道。

    不過很可惜,還是遲了一步。

    “交給我吧!”

    早已從卡卡西的記憶中看到了那個黑絕所具有的威脅,所以這時在一旁旁觀了很久的彌彥便忽然動了起來。

    “雖然在村子內用這個忍術有些太過夸張,但是為了徹底根除掉你的威脅,還是必須這樣做!”

    低聲自語一句后,彌彥的雙掌便放出了已經暗中凝聚了許久的黑色查克拉球體。

    “地爆天星!”

    在那座黑色鐵管建筑的頂端,在那一枚黑色查克拉球體的牽引下,附近的地面的一切便瞬間被強大的引力給牽引拉扯粉碎著飛向高空。

    “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名雨隱村的村民抬起頭看著天空又多出了一輪月亮之后,瞬間變變得呆滯起來。

    雖然長門事先已經暗中遣散了附近的村民,但由于現場的動靜實在太大,連已經安置到很遠距離的村民們仍然能觀察到村子所發生的一切。

    “你對我做了什么?”

    捂著自己右手的帶土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正前方的卡卡西。

    “只是幻術而已!”

    沒有躲閃帶土的目光,卡卡西這時極其坦誠地解釋道。

    “你……”

    聽到這兒,面具下表情大變的帶土這時連語氣也變得有些失去了控制。

    “帶土,你的夢想是成為火影吧,那么我會促成這個機會,以及琳……”

    凝視著帶土的目光,語氣透露出一絲柔軟的卡卡西,在這一刻稍稍停頓。

    “我會救活她,到時候水門班的成員又會重新復活了!”

    將這一番完全說完之后,卡卡西的右手微微打了個響指,隨后的帶土身體似乎像收到了什么指令一樣瞬間失去了知覺癱倒在地。

    “這樣做,值得嗎?”

    在一旁,目視著這一切的小南察覺到卡卡西輕松表情下的虛弱,很清楚兩個人之間肯定發生了什么的她在這時候忽然開口了。

    “沒什么值不值得,當初長門為了復仇也不正是如此嗎?”

    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那視覺沖擊力十足的巨大球體,卡卡西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絲微笑的弧度之后,緩緩說道。

    在和帶土對視的那一瞬,卡卡西便將提前設置好的劇本通過別天神完全灌輸進了帶土的大腦,除去稍稍修改掉他本人的部分以外,帶土本人的記憶還如同在沒有遇到斑之前那般。

    至于對絕的出手,則早也被預設進了別天神的幻術之中。

    雖然沒能成功解決掉黑絕,但在卡卡西看來,這一切卻是極其值得的!

    哪怕這使用的代價是讓別天神陷入了漫長的恢復期,在沒有意外情況的前提下,想要下一次使用別天神恐怕最早也要等到數十年之后了。

    可是對于不知為何回溯時光回到過去的他,也終于擁有了一絲勉強改變歷史軌跡的滿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