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国际服怎么下:正文 第一六三六章 孤懸世外

    “夢想不能當飯吃,也不能活命!夢想只會是拖累,讓你失去而今的地位,讓你在現實面前頭破血流,讓更多的人族為了虛無縹緲的夢想送命!”

    孟云歸越走越快,向昊天帝等人追去,心中默默道:“夢想太貴了,需要用命去拼,夢想又一錢不值,誰都可以宣稱自己有夢想,但未必所有人都有命享!”

    他跟上昊天帝,昊天帝正在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道:“孟天師,你主掌天庭經濟,覺得天幣還能堅持多久?”

    孟云歸思索片刻,道:“倘若從其他諸天吸血,還可以堅持十年,若是天庭增發天幣,從各大諸天購買礦藏,還可以堅持二十年?!?br />
    昊天帝哦了一聲,來了興致,道:“二十年?商天師,你覺得天庭增發天幣,能堅持二十年嗎?”

    商平隱出列,躬身道:“臣以為,增發天幣是飲鴆止渴,會讓天幣崩潰得更快。而今諸天萬界的天幣,一部分集中在天庭、延康兩地,其他天幣則是集中在諸天萬界的豪強世家手中,諸天萬界的民眾手中是沒有多少錢的。增發天幣,收買諸天萬界的礦山礦藏,只會讓增發的天幣落入豪強世家手中,讓富者愈富,推高物價。貧者愈貧,便會造反。這樣做,只會加速天幣崩潰?!?br />
    昊天帝瞥了孟云歸一眼,道:“商天師說的有理?!?br />
    孟云歸淡淡道:“商天師只是憑直覺行事,并未經過詳細的運算。臣有術數為證?!?br />
    他元氣化作術數符文,將諸天萬界的貿易往來數據顯現出來,無數復雜算式方程一并排出,無數術數演算演換,精密無比,堪稱驚艷。

    “臣主掌天庭鑄幣,對諸天萬界的貨殖了如指掌,這些貨殖數字,臣已經精確到模糊數位!”

    孟云歸不緊不慢道:“增發天幣到了一定程度,才會推高物價民不聊生,但只要控制妥當,便可以避免這一切。另一面,天庭掌握鑄幣權,可以用增發的天幣購買延康的督造廠,打壓延康,兵不血刃便可以買下延康的一切?!?br />
    他轉頭看向商平隱,露出挑戰之色,道:“商天師,你的術數只是傳統術數,論造詣,并不比我高吧?”

    商平隱打量他的元氣術數算式方程,一一檢查,向昊天帝道:“孟天師的運算,并無錯誤,是微臣多慮了。不過孟天師說他的術數造詣超過我,我心里是不服的?!?br />
    昊天帝哈哈笑道:“兩位都是朕麾下算力最強的天師,無需為誰第一而爭個不停!只是這二十年,讓朕有些忐忑,覺得應該再打一個折扣?!?br />
    孟云歸躬身道:“陛下圣明?!?br />
    商平隱道:“增發天幣是一方面,吞并延康是另一方面。只要吞掉延康,諸天萬界一統,天幣便再無崩潰之憂?!?br />
    孟云歸搖頭道:“商天師此言差矣?!?br />
    商平隱盡管脾氣很好,但被他頂撞了兩次也不禁來氣,淡淡道:“孟天師有何賜教?”

    孟云歸道:“適才商天師說增發天幣只會落入豪強世家手中,就算陛下得到了延康,讓天幣流通無阻,但是天幣還是只會落入豪強世家手中,諸天萬界的民眾該反的還是會反,與得不得到延康無關?!?br />
    商平隱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道:“孟天師以為,該如何才能避免這一局面?”

    孟云歸道:“臣以為陛下治世最大的敵人,并非是延康,也不是牧天尊、凌天尊等人,而是積累了無數財富的豪強。諸天萬界中,無數豪強世家,把持權勢,把持財富。經過百萬年,諸天萬界的財富都集中在他們手中,以至于出現而今的局面。他們手中的天幣越來越多,而諸天萬界流通的天幣越來越少,日積月累,民怨盈涂,才有諸天萬界之亂。延康崛起,只不過是將這場動亂提前幾年?!?br />
    商平隱哼了一聲:“孟天師說了這么多,只是說原因,未曾說解決辦法。我很想聽一聽孟天師的解決之道?!?br />
    孟云歸遲疑一下,沒有說下去,道:“臣擔心因言獲罪?!?br />
    昊天帝哈哈大笑:“朕不是昏君,你盡管說?!?br />
    孟云歸躬身道:“豪強世家手中財富太多,無論增發多少天幣最終都會落入他們手中,唯一解決途徑便是廢除豪強世家。而廢除豪強世家的最佳途徑,便是人盡其才……”

    “放肆!”

    商平隱冷冷道:“孟天師,你太放肆了!廢除豪強世家,下一步是不是就要變法了?陛下,孟云歸肯定是延康的奸細,請陛下立刻下令,將此獠押上斬神臺!”

    其他文武官員紛紛道:“孟天師是人族,圖謀不軌,妖言惑眾,包藏禍心,陛下,請發落此人!”

    昊天帝擺手笑道:“好了好了,你們別攻擊孟天師了。孟天師,你這話太直接了,與從前的你有些不符啊。朕的天庭,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天庭中的商賈走卒,都是你口中的豪強世家。即便你,也是豪強。你這一句話,便將天庭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一遍!”

    他似笑非笑道:“朕,也是出身豪強世家,你這是要革天庭的命啊。此言不妥,朕不怪罪你,只罰俸半年?!?br />
    孟云歸目光黯淡下來,躬身道:“微臣領罰?!?br />
    昊天帝下旨,道:“這些日子,便依商天師之言,一邊吞并延康,一邊增發天幣。孟天師,這件事你便不用煩心了,交給商天師去辦?!?br />
    孟云歸黯然道:“臣遵旨?!?br />
    文武官員齊齊贊道:“陛下圣明!”

    昊天帝回到后宮,問道:“牧天尊回來了嗎?朕還等他投降簽約呢?!?br />
    有近衛回道:“牧天尊還未過來。延康的使者也在前幾日走了?!?br />
    昊天帝道:“他們已經無關緊要,關鍵的是牧天尊?!?br />
    過了兩日,昊天帝又問道:“牧天尊回來了嗎?朕還在等他回來簽約?!?br />
    近衛回答道:“陛下,牧天尊不在天庭?!?br />
    昊天帝皺眉。

    又過五六日,昊天帝問道:“牧天尊還沒有回來嗎?他再不來,朕便要下令,讓虛天尊滅掉延康一半人口!”

    近衛回答道:“牧天尊到了祖庭,命人前來報訊,說再過十日便到天庭?!?br />
    昊天帝怒道:“拖拖拉拉!”

    十日后,秦牧來到天庭,磨磨蹭蹭,混吃混喝了十多日,這才簽了契約,黯然離去。

    昊天帝大喜,命人歡送牧天尊。

    秦牧離開天庭,昊天帝眼中兇光大作,喚來上宰大臣,道:“牧賊活著一日,朕便難以舒心,你去請太上皇,趁他在路上將他做了!”

    他抬手重重斬下,惡狠狠道:“告訴太上皇,倘若殺不了他,便將他沉入祖庭玉京城的混沌河中,湮滅了他!”

    上宰大臣道:“陛下為何要殺牧天尊?他已經降了……”

    “朕信不過他!”

    昊天帝冷笑道:“就算他道心盡毀,隱居避世,朕也難以安心。只有死掉的牧天尊才是最好的牧天尊!太上皇殺不死他,但將他沉入混沌之中還是可以辦到的,混沌長河倘若磨滅不了他,大不了……”

    他露出笑容,悠然道:“大不了牧天尊回到過去,做他的牧公子。只要不在這個宇宙,朕便安心了?!?br />
    上宰大臣打個冷戰,匆匆離去。

    另一邊,商平隱命造父天宮增發天幣,用來購買各大諸天礦藏,然而礦藏價格卻高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迫不得已,只得繼續增發更多的天幣。

    但是此舉,卻讓天幣有雪崩之勢,天幣的價值飛速貶值,短短兩月,便掉了一半的價值。

    商平隱看不明白,焦頭爛額,仔細回憶孟云歸的術數算式方程,沒有任何一絲錯誤。

    他想去求教孟云歸,又拉不下臉來,只得命人前去調查。

    又過一個月,天庭術數高手從各大諸天回來,道:“延康先我們一步動手,用天幣買礦,將許多諸天的礦藏價格抬高!那些諸天的天幣泛濫,再加上天庭的天幣涌進來,于是天幣貶值?!?br />
    “不可能,不可能……延康須得花掉積累的所有天幣,才能讓天幣泛濫,推高礦藏價格,讓天幣貶值……”

    商平隱腦中轟然,雙腿無力,跌坐在座位上,突然站起身來,飛速道:“延康買礦,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五年前?!?br />
    那些天庭術數高手答道:“從幽都之戰過后,延康便開始用天幣在各大諸天購買礦脈?!?br />
    商平隱皺眉,走來走去,喃喃道:“五年前,五年前……糟糕!那時也是牧天尊道心敗壞,打算投降!此事有詐!他的目的只是拖延時間,靜候天庭增發天幣!快!去見陛下!”

    他飛速前往后宮,就在此時,路途中只見前往延康接受延康財富的諸多將領鼻青臉腫的向凌霄殿沖去。

    商平隱急忙攔下一人,那神將哭訴道:“延康根本不認牧天尊簽的契約,把我們打了一頓趕了回來!那個叫凌天尊的說,她沒簽的,都是廢紙!我們吃虧了,這便稟告陛下,誅他延康九族!”

    商平隱心煩意亂,突然,只見天庭中一座靈能對遷橋的光芒黯淡下來,原本漏斗狀的靈能對遷橋光流,漸漸消失!

    “靈能對遷橋斷了!”

    商平隱心中大亂,失聲道:“快!快!修復那座靈能對遷橋……等一下,守護所有靈能對遷橋,提防延康破……”

    他話音未落,天庭中又有一座靈能對遷橋的光流消失,接著是第二座、第三座,然后在一個呼吸之間,便有千百座靈能對遷橋暗淡下來!

    很快,天庭所有的靈能對遷橋完全熄滅。

    天庭靜靜的漂浮在祖庭上空,遠離諸天萬界,如同孤懸世外的孤島,與諸天萬界徹底失去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