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官方pc版:正文 第十二章 露餡了

    梅城的天總會亮,長達數十年的噩夢也總會散去。

    悠悠醒來,墨子柒躺在床上愣愣的盯著房梁,側耳聽著屋外寒風呼嘯的聲音同時,也留意著隱約傳來的叫賣聲,顯然外面的商販早已出來忙活了。

    這一夜恐怕是墨子柒自從來到梅城后,睡得最安心的一晚。

    因為梅城縣衙這做院落,總算像個能讓人安心的窩了......

    “咚咚咚!”

    房門被敲響,墨子柒裹著被子坐起身來,隨后挪著小碎步打開了房門,而門外此時站著的人正是白玉笙。

    “大人,您昨日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完了,如今繡春樓暫歸縣衙監督,包括周圍的諸多商鋪都算做了巡捕的管控范圍,若是有人企圖傷害那些人,梅城縣衙從今不會坐視不管了?!?br />
    “多謝白師爺,果然有你管梅城這一畝三分地,很讓人安心啊?!?br />
    墨子柒這句話是由衷說出口的,因為她清楚自己,雖然有些小聰明能夠看得懂人情世故,但如果真的讓她去做,以她的閱歷和經驗,很容易讓許多事情都事與愿違。

    而白師爺則不然,他深諳官場套路,并且做事也張弛有度,即便讓墨子柒將知縣的位置讓出來,恐怕她也不會有太多猶豫。

    當然,前提是她的生活必須安逸自由,并且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

    “白師爺忙了這么多天了,若是沒什么事情便回去休息吧,正巧我也想睡個回籠覺?!?br />
    墨子柒話落擺了擺手,剛打算將房門關上,免得房間的溫度下降,卻怎料白玉笙的手忽然便捉住了房門邊緣,隨后又重新推開。

    “大人,雞鳴三聲,外面街道的小商小販都出攤半個時辰了,您身為梅城的父母官,不顧百姓生活疾苦,回去竟還要睡回籠覺,如此不太好吧?!?br />
    我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

    墨子柒滿面驚異的瞧著白玉笙嚴肅的模樣,不知不覺松開了門框,隨后面色木然的問道。

    “我這么早起床,做什么???”

    “那可太多了,警如核查銀庫賬目,查看部下生活狀況,打探居民生活問題,聯系其他官員關系,調控梅城商會局勢,解決城內鄰里糾紛......”

    “等等!你這是背快板呢?”

    這些事情單挑出一件,墨子柒都覺得心煩,沒想到白玉笙卻面色嚴肅道:“新官上任,梅城的局勢本來便亂成了一鍋粥,若是您再好吃懶做,那這個冬天梅城至少要少三成的人!”

    “白師爺,不是有您嗎!”

    “大人,玉笙是師爺,而非知縣?!?br />
    “要不你和羅筱雪說說,咱倆換一下也可以??!”

    “大人,這個玩笑可開不得!”白玉笙說話,竟從后腰取出半根線香,隨即用火折子引燃,插在墨子柒房間的門框上,繼續道:“限您半柱香的時間打理好儀容,稍后前去飯堂?!?br />
    “你...你的官沒有我大,你不能管我!”

    “師爺的責任便是引導知縣做出正確的決斷,幫助處理生活上的難題,因此若是大人執意好吃懶做,玉笙雖然不能做什么,但限制您的日??故強梢緣??!?br />
    說話,白玉笙余光瞥了眼線香,伸出三根手指道:“已經燃去三成了?!?br />
    魔鬼??!我特么勸回來一個魔鬼??!

    沒錢的日子,墨子柒想想都害怕極了,隨后連忙鉆進屋內,翻箱倒柜的找尋了兩三件適合的衣物后,才趕在線香燃盡之前,發絲凌亂的沖出了屋子。

    “大人,您以前真的是個女孩嗎?”

    白玉笙打量著墨子柒落魄的模樣,隨即深深的嘆了口氣。

    “罷了,昨日閑暇招了個小姑娘,以后玉笙不方便管理的事情,便有她幫忙打理大人的生活吧?!?br />
    小姑娘?墨子柒忽然想起了昨晚白玉笙救下來的女孩,原本滿肚子的牢騷都咽了回去。

    “哦,對了......”白玉笙本想引領墨子柒前往飯堂,忽然間好像想起了什么,隨后盯著墨子柒略顯尷尬的笑了笑?!霸詿酥?,玉笙有件事情想求大人準許?!?br />
    “沒什么準不準許的,那些銀子與珠寶既然是你收繳來的,那由你決定便好,反正我相信你是真心為梅城百姓著想的?!?br />
    這一句話,墨子柒說出了知縣應有的做派,也說進了白玉笙的心坎。

    因為,以往他不論做什么事情,都沒有人愿意真正的相信他,甚至有不少人也喜歡拿他的身世說話,這樣他與常人交談時,總存在某種芥蒂,也因此有時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冷血的人,是個不講情理的人。

    而墨子柒自從見面以來,卻一直都說信任自己,更何況這么多的銀兩,她竟然全權交給了自己,說不感動顯然是假的。

    或許,自己現在的表現有些嚴厲了吧,本來墨子柒便是一個不修邊幅的姑娘。

    白玉笙引領墨子柒前往飯堂的途中,心思細膩的幫助她打理了下青絲,這才看上去有些端莊秀麗,而非才剛那副瘋丫頭的模樣。

    當然有人給自己整理儀容,墨子柒自然樂得清閑,可這人是白玉笙,她終究心里有些別扭,隨即潛意識里稍微離遠了些。

    直至來到飯堂,正瞧見沈云樓坐在那里啃窩頭,而鄰座則是武紅鸞靠在旁邊嘰嘰喳喳個不停,似乎是對這里的飯菜頗有意見。

    “早知道你們這里飯菜就這個水準,還不如給本姑娘點零錢出去啃胡餅呢!”

    武紅鸞穿著大兩號的捕快衣服,不斷地摔著窩頭喊道:“像話嗎,像話嗎!”

    “昨晚在那座酒樓吃的飯可比這個好多了!”

    嚷嚷著,武紅鸞忽然瞧見墨子柒和白玉笙二人前來,連忙起身騰了個位置,剛打算和眼前這位知縣靠近乎,可哪曾想白玉笙卻皺起了眉。

    “這位不是盜景王府金牌的女賊嗎?”

    “嘿!說什么呢,我可是你們家知縣欽定的捕快!”武紅鸞氣鼓鼓的回應道。

    “經過考核了嗎?”

    “我可是幫了你們知縣一個大忙,一晚上應付了數十個富商愣沒露餡,憑這功德,我還用經過你們的考核嗎?”

    一晚上?富商?沒露餡?

    白玉笙扭頭朝著低腦袋不敢吱聲的墨子柒觀望,忽然之間明白了什么,隨即嘴角的笑意有些發冷,甚至墨子柒產生了一種面對魔鬼才會有的感覺。

    用一個形容詞最恰當,比如說不寒而栗!

    “大人,說好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