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幽灵第一季票:正文 第十一章 雪龍峰大戰

    這一夜,項驚雷和項驚鴻喝得酩酊大醉,睡得香甜無比,而項云卻是注定難眠。

    修煉了功德造化訣,他的五臟六腑,全身經脈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細微的蛻變,再加上修煉密宗絕學‘龍象般若功’,他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被不斷的發掘。

    如今項云單以肉身體魄而論,甚至還要在普通的天云武者之上,那些酒水如何能夠醉倒他。

    之所以最后運轉龜息功,佯裝醉倒,是因為他察覺到了今日的父王,似乎有些反常,看向他們的目光,總是帶著一絲淡淡的傷感。

    果不其然,項云聽到了項凌天和老梁頭的談話,對于項凌天所提到的,要去的那個地方,項云充滿了疑惑。

    對于父王口中的那個‘她’,他更是思緒萬千!

    “她究竟是誰?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

    ……

    那一夜的醉酒后,一連兩日,無名宗的一切都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第三座巨峰上,日日操練,而胭脂峰內,各峰執事的篩選事宜,也到了最后的程序。

    青冥峰主峰上,項驚雷和項驚鴻,雖然表面上說著要好好休養一番,然而兩個修煉狂人,幾乎是第二天醒酒后,便立刻開始投入修煉。

    而項云也是沒有怠慢,除了偶爾在林婉兒和韻月姬二女跟前說說話。

    發現二女關系依舊親密無間,他也實在是無機可乘,只得是悻悻然,再度的化孤獨為動力,在宗主修煉室內瘋狂修煉起來。

    反倒是項凌天和老梁頭二人,成天像個沒事人似得,在無名宗九峰各處轉悠。

    這兩日,項凌天的目光總是不經意的,望向靠近青冥峰東面的,那座廢棄的山峰。

    老梁頭認得那座山峰,這是當年‘雪龍門’的宗門所在,因為雪龍門門主鄭河山,與秦風城城主盧永昌勾結,企圖謀害項云。

    最后鄭山河反被盧永昌滅門,至此雪龍門便成為了歷史,山峰廢棄,又遭遇一場獸潮,便徹底荒廢了。

    知道了雪龍門的事情后,項凌天特意和老梁頭上了一趟雪龍峰,沒有用術法飛遁,而是步行上山,沿途觀賞上山的風景,好似游山玩水的主仆二人。

    ……

    卻說在這第三日的清晨,宗主修煉室內的項云,外界過了三日,他卻是在宗主修煉室內修煉了將近一個月,而且是三倍速度下的一個月。

    或許是當初在龍城內的輪番大戰,讓項云感悟頗深,云力也得到了完美的淬煉,如今竟是更上一層樓,已經邁入了玄云境中期的修為。

    至于龍象般若功,項云也有了進展。

    如今他感覺自己與龍象般若功第四層,只有一層薄薄的隔膜,只需要臨門一腳,項云必然能夠參悟透徹,這第四層的境界。

    修為大進的項云,感受到渾身充沛無比的力量,不禁是心中欣喜。

    算了算時間,應該是第三日的清晨,他連忙起身走出了宗主修煉室!

    剛一走出修煉室大門,頓時看到三個熟悉的人影。

    “岳經、張管家、胡蘭兒!”

    三人一見到項云出來,皆是面上一喜,張管家看了項云一眼,卻是眼中精光一閃,忙是拱手笑著恭賀道。

    “恭喜宗主修為精進!”

    項云知道張管家看出自己的修為,當下曬然一笑道:“僥幸有了些突破,三位今日這么早來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這三人幾日來,可是忙活的連人影都看不見,今日竟然得閑,跑到宗主修煉室前等候自己,項云多少有些疑惑。

    不用項云開口詢問,三人已經挨個稟報起來。

    胡蘭兒道:“宗主,我和岳管事已經將各峰執事,合計五十四人,全部挑選出來,等待宗主您的驗收和安排?!?br />
    張管家道:“宗主,如今我宗第一批弟子的天賦,根骨已經檢驗完畢,等待宗主驗收,并分配到各峰?!?br />
    最后岳經又補充道:“宗主,所有的世俗弟子,也已經安排到了各處產業,如今宗門的一應開支都已經足夠支撐,還略有盈余?!?br />
    聽了三人的匯報,項云心中暗自點頭,這三人辦事的效率都不用說,自己這個甩手掌柜做的倒也安穩,如今只最后做個決定罷了。

    當下,項云便準備跟隨三人,前往那第三座巨峰,這一座山峰暫時還未命名,此刻那些被選入宗門的執事,和已經開始修煉的弟子們,都在那里候著項云呢。

    項云一行四人正準備前往,卻忽然聽到一陣悶雷轟鳴之聲傳來,東面虛空,隱隱有劇烈的云力波動!

    “嗯……?”

    四人同時向著東面望去,隱隱看到在東面某座山峰上,有一紅一紫兩道虹光閃耀,并發出一陣陣雷鳴般的爆響!

    項云心中一驚,連忙帶著三人前往青冥峰前山。

    到了前山,項云正好看到了搬了張長椅,在大殿廣場前坐下,正手搭涼棚向著遠處山頭觀望的老梁頭。

    這家伙跟看好戲似的,盯著東面的山峰,嘴里還吧唧著幾?;ㄉ錐?,正看得津津有味。

    項云連忙走上前,拍了一把老梁頭后背。

    “老梁頭,發生什么事了!”

    老梁頭被拍得一個趔趄,差點把嘴里的東西噴出來。

    “世子爺想拍死我這老人家呀,沒看到你大哥和二哥打得正歡嗎?”

    “啊……大哥和二哥在打架?”

    項云聽得心中一驚,這才發覺,東面山峰上傳來的兩股氣息,熟悉至極。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梁頭?”

    項云問道。

    “哎……多大點的事兒,還不是聽張三那小子說,今天要請你出來,安排宗門執事、弟子的分配嗎,這兄弟倆都興致勃勃的,說要去挑選執事和弟子,歸入自己那一峰?!?br />
    “誰知道這兄弟倆又爭起來,都說要自己要先挑選,誰也不讓誰,然后我這做長輩的看不下去了,也就出來幫他們調停調停了?!?br />
    項云聞言,不由翻了個白眼。

    “你既然出面調停了,那他們怎么打起來了?”

    老梁頭聞言不由得意的一笑,露出缺了顆門牙的牙口。

    “嘿嘿……我讓他們倆打一架,誰贏了誰先選唄!”

    “我……”

    項云聽了這話,差點沒氣得兩眼一黑,栽倒過去,這他娘的能叫‘調?!?,你這分明叫‘火上澆油’呀!

    “行了行了,世子爺您別打攪我看戲了,你這兩個哥哥可了不得?!?br />
    “兩個主攻伐的特殊體質,紫霄神雷體、純陽真火體,嘖嘖嘖……這戰斗力還真是猛呀,只怕連天云初期的武者,想要收拾他們倆,都未必鎮壓得??!”

    項云聞言,不由得心中一驚,早就知道自己大哥、二哥的天賦驚人,卻沒想到,如今竟然有了這等強橫實力。

    連天云初期的云武者,都不一定鎮壓得住他們,這種成長速度和實力,也太變態了吧。

    項云不禁是咧咧嘴,心道,若不是有宗主修煉室,自己的修煉速度,比起他們來,還真就差得遠了。

    好在有這逆天的作弊神器,即便是大哥二哥再妖孽,也不可能比得過自己。

    “咦……世子爺,你的修為怎么又提升了?”

    這時候老梁頭忽然注意到,項云的修為竟然也提升了,不禁是面露疑惑之色,嘴里還嘀咕著。

    “這一家子,咋個個都這么變態!”

    項云也沒有搭理老梁頭,如今自己大哥二哥斗起來了,也沒辦法讓他們停下來,既然開打了,不如讓他們打個痛快,反正他們也不可能真的傷到對方。

    可讓項云奇怪的是,兩人竟然跑到了雪龍峰上去打了,難道是怕破壞了我無名宗的山門?這倒是個好習慣,值得鼓勵。

    當下,項云也沒有急著去處理那些雜事,干脆扯了一張椅子,挨著老梁頭坐下,也是觀戰起來。

    至于岳經、張管家、和胡蘭兒三人,自然也不愿意錯過這一場大戰,岳經和張管家還好一些,張管家身為雪狼騎的副營長,自然早就知道,兩位世子殿下的彪悍戰力。

    而岳經純粹就是個門外漢,沒有什么修行經驗,只看著兩團光華閃動,也看不清人影,全當看熱鬧。

    而胡蘭兒此刻卻是面露駭然之色,他雖然聽說過項云有兩個哥哥,而且天賦極佳,卻從沒想到過,這兩人竟然強橫至此!

    哪怕她如今也達到了玄云境巔峰的修為,可感受到那雪龍峰上傳來的劇烈波動,她暗暗估計,自己恐怕連兩人隨手一擊,都承受不??!

    不僅是這主峰上看得熱鬧,在那座尚未命名的巨峰之上,一群等候在廣場上的執事、弟子們,此刻也是成為了這場大戰的觀眾。

    感受到雪龍峰上的劇烈波動,以及那驚天動地的巨響,人人眼中都是驚駭之色。

    反倒是小喬峰和王語嫣兩人,有些興奮的揮舞著小手,站在眾弟子身前指向遠方,一臉自豪的說道。

    “那是我大師伯和二師伯,他們是火神峰和雷神峰的峰主喲!”

    一聽到這二人的言語,周圍的弟子也好,執事們也好,各個是心中震驚,原來這兩位也是無名宗的峰主,看來這無名宗除了那天見到的胖胖的張管事,還有高手呀!

    一時間,‘雷神峰’和‘火神峰’兩峰的名字,都印入了他們的心中,人人眼中露出了炙熱的神情!

    而這場發生在雪龍峰的大戰,也的確是打得驚天動地。

    兩個地云初期的云武者,硬是打出了天云境界的威力,紫光和赤芒,幾乎把天上的云彩都繞成了各自的顏色。

    龐大的雷電,火焰能量交織之下,整座雪龍峰因為沒有了陣法的加持,頓時遭到了滅頂之災,只見天雷地火吞噬大地,整座巨峰竟是燃燒起熊熊大火!

    此刻,項驚雷手持銀龍長槍,人槍合一,化作一道紫色長虹,從天而降!

    而下方項驚鴻手持赤紅長刀,橫在身前,劃出一道數十丈長的赤紅匹連!

    “轟隆隆……!”

    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雪龍峰峰頂不堪重負,終于是崩裂垮塌。

    然而就在此時,從那破碎的峰頂中央,一道直徑丈許的泉水,突然從山峰中噴涌而出!

    “昂……!”

    只聽得一聲清亮龍吟,回蕩在這片天地間,震得整個天幕都在嗡鳴震顫!

    一條足有百丈長的水藍色龍形虛影,突然從泉水中沖出,猛地撞擊在項驚雷和項驚鴻之間,二人都被這股巨力,撞得瞬間倒飛出去。

    看到這一幕,原本還躺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的老梁頭,竟是猛地坐起身子,眼中精光爆射!

    “來了!”

    “來了?來什么了?”

    項云還來不及多問,兩人身前一道白色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

    項凌天望著遠處虛空中的水藍色龍形虛影,平靜的面色不禁動容!

    “總算是把你逼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