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玛莎拉蒂: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懼威脅 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次下地府,一則是讓它們傳達自己對上天的善意,二則是暗示對方不要整幺蛾子,影響自己晉階,不然羅天陽是不惜與之一戰的。

    見馬面被自己駁倒,羅天陽不給它任何反應的時間,非常霸道地一揮手道:“馬面,不要再羅里吧嗦,即刻帶我去見十殿閻王!”

    “這,這……”黑白無常和牛頭面面相覷,馬面卻是非常為難,遲遲疑疑的。

    羅天陽面色頓地一沉,一把拔出天殘刀,厲喝道:“馬面,你是否認為,我不敢動手?”

    “羅道長,息怒,息怒?!甭礱媼成薇?,方才的推脫之意,在這一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隨后,它又唉聲嘆息道,“我們怎么這么倒霉???得罪人的事,每次都讓我們攤上?!?br />
    修為不是一個等級,連還手的機會都不會有,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只能放下身價,一臉苦逼地引著羅天陽兩人往前走,連通風報信的事都沒做。

    而這卻令羅天陽心生戒意,說明十殿閻王肯定已攔在前方。他與無名道長對視一眼,雙雙不著痕跡地點下頭,然后緊隨黑白無常它們走,神識卻放出二三十米外,不給對方有一點破綻可鉆。

    這次沒有繞彎路,徑直來到那條街道口,十殿閻王和四大文武判官皆在,一個個怒容滿面,滾圓的眼睛直瞪著羅天陽,咬牙切齒的仿佛要將他咬碎給吃了。

    這次主要還是來表達善意,因此羅天陽便將天殘刀收起,沖它們拱拱手道:“諸位閻王,小道在此有禮了?!蔽廾萊じ毆骯笆?,淡淡地問候了一聲,便沒有再說話。

    十殿閻王顯然早已商量好,秦廣王上前一步,厲聲道:“羅天陽,你想下地府便下,一點都沒將本王等放在眼里,簡直是肆無忌憚!你說,一而再再而三地踐踏天道,到底意欲如何?”

    對它下馬威式指責,羅天陽一臉不以為然,不過也沒跟它怒懟,而是耐心地說道:“秦廣王,小道此次下地府,是想請諸位閻王幫個忙,并不是有意沖撞你們?!?br />
    “你不是有意沖撞,這算什么?”隊列中的閻羅王迫不及待地追問道,“你明明知道,活人下地府是擾亂陰陽,嚴重影響地府的安全,卻不顧警告,一意孤行地再下地府,竟然還狡辯!”

    目光轉到閻羅王身上,羅天陽輕哼一聲,而后說道:“閻羅王,聽小道把話說完,再來扣帽子也不遲,何必如此心急呢?”

    “你,你……”閻羅王怒極,一時氣結,好一會才反詰道,“羅天陽,你這是什么態度,這是求人幫忙的態度嗎?我看你就是仗著修為高,完全不把地府放在眼里,橫行霸道,肆無忌憚!”

    這時,泰山王出口為閻羅王助架:“羅天陽,閻羅王說得沒錯,你就是認為自己修為高,可以壓制我等,故而才不把地府放在眼里。難道你認為自己可以違背天道,還是真以為我們十殿閻王奈何不了你?”

    它這話有赤果果的威脅意味,羅天陽聽了眉頭一皺,不過還是壓制住心中的怒火,呵呵一笑,緩解下雙方對峙的緊張氣氛,而后才回道:“泰山王,你身為十殿閻王之一,執掌地府一方權柄,這種小孩子般威脅的話,還是少說為好。沒人怕你的,真的,我真的不怕?!?br />
    說話的語氣很平淡,卻將對方的威脅回懟過去,沒有一點退讓之意。

    十殿閻王皆是臉色大變,眼神極為不善,一個個怒火欲噴,想將羅天陽給燒得干干凈凈,但這嚇唬不了他,因為一對一還真沒一個是他的對手。

    場面上一時僵持不下,一直沒吭聲的無名道長開口打圓場道:“諸位閻王,我想你們誤解了天陽本意,他不是下來挑釁打架的,而是跟你們商量一事。請你們秉告上蒼,只要他能挺過天雷之劫,還請上蒼給他和羅氏一個活命機會,他到時愿意自降修為,并且此后不再修煉破鬼訣,甚至可以不再修行?!?br />
    對羅天陽不聽勸告下地府,十殿閻王顯然是極其憤怒的,但還真怕他在地府搗亂,因此在無名道長打圓場后即就坡下驢,大家的臉色立馬緩和許多。

    還是秦廣王領頭,它目光在羅天陽身上掃掃,似乎是在確認真偽,然后才開口道:“這事我可代為秉告,但上蒼愿不愿原諒羅氏,本王也不得而知。畢竟,當年羅遠山夫婦倆所為,絕對是大逆不道,上天給予天譴之劫是必然,而給予羅氏一個生存的機會,那是看在羅遠山一生為正道的份上,并不是鼓勵人間道人行逆天之舉?!?br />
    羅天陽很想將自己威脅的話說出來,卻被深知他意的無名道長扯下衣服,又見其搖頭示意,他方將差點出口的話給咽了下去。咕嚕一聲咽下口水,將話馬上給圓了回來:“諸位閻王,小道聽說,你們不虞我晉階到金符修為,故而要設置障礙破壞我晉階,不知是否有此事???”

    他這話一出口,十殿閻王神色頓時大變,甚至還能從閻羅王眼神里看到慌張,羅天陽馬上知道自己的誣陷亂打正著了,內心頓時大怒,兩眼直盯著閻羅王,厲聲道:“閻羅王,這事還真是你干的!我告訴你,今天不給一個滿意的交待,我不介意跟你過過招?!?br />
    “你誣陷!”有些心虛的閻羅王,急忙爭辯道,“羅天陽,本王代天執掌地府一職,豈會行這等有悖天道之事,你休得胡言,嚇不倒本王的!”

    “哼!”羅天陽重哼一聲,手往后背一搭,天殘刀鏗鏘一聲拔在手,一抖手臂便指向閻羅王,厲聲喝道,“閻羅王,來,來,來,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閻羅王也沒認慫,一飄身子便挺身而出,手指著羅天陽,怒道:“羅天陽,你不過區區一人間道人而已,難道本閻王還怕了你不成!”

    眼瞧著雙方便要動手,無名道長便一把拉住羅天陽,厲聲罵道:“有話難道不能好好說嘛,非得要動刀動槍的?還不給為師將刀收起!”真正動了手,雙方勉強撐著的顏面便要撕破,或許再也沒個回還的余地,他再度出來打圓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