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最初的荒野行动:正文 第一百章 小鎮(上月第一加更)

    在腦海陷入“斷電”狀態前,克萊恩只來得及閃過兩個念頭:

    “好強,根本沒法抵抗……

    “不知道這種死法還有沒有復活機會……”

    思緒剛有回蕩,克萊恩眼前已是一片漆黑,整個人完全失去了知覺,就像進入了沒有夢境的最深沉眠。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那無光無聲的黑暗突然晃動,他隱隱約約迷迷糊糊地有了點感覺,認為陰冷之風在吹拂自己。

    念頭一點點擺脫凝固,克萊恩緩慢睜開了眼睛,看見上方是一片迷霧,緋紅之月藏在其中,時隱時現。

    這是又復活了?還是進入了“冥界”?即使是后者,問題也不算太嚴重,說不定還能找白骨信使幫忙聯絡阿茲克先生,只不過以后要轉為不死生物或者靈界生物了……克萊恩思緒還有點沉重,仿佛被人往腦袋里灌了糨糊,想法不由自主就發散了開來。

    漸漸的,他感應到了身體,聽見了心臟噗通噗通跳動的聲音。

    他的腦袋很快變得清醒,認為自己又復活了的可能比較大,也許還被扔到了荒郊野外。

    啪!

    克萊恩關節發響,猛地翻身站起,顧不得檢視自身狀態,先行打量起四周,確認所處的環境。

    映入他眼簾的首先是彌漫于四周的霧氣和深沉清冷的夜色,而就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鎮。

    小鎮最顯眼的建筑是一座風格非常古老的尖頂教堂,它通體成黑色,沒有鐘樓,頂端盤旋徘徊著一只又一只漆黑的烏鴉。

    教堂周圍散布著不少建筑,有普通的兩層民居,有簡陋的木屋,有懸著招牌的面包房,有以水車為動力的灰白磨坊,但沒有一個行人,他們似乎已在安靜寧和的夜晚沉沉睡去。

    作為一名“占卜家”,克萊恩瞬間就感覺這小鎮非常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

    經過短暫的回憶,他想起了這代表什么。

    這是神戰遺跡夜晚的危險源泉!

    進入蘇尼亞海最東面的那片區域后,當夜晚降臨時,如果有誰不睡覺,不進入夢境世界,等到天色亮起,正午來臨,就會被發現已無聲無息失蹤不見,克萊恩有一次因“黑之圣者”于夢中驚醒,就看見大海的遠處,寧靜夜色籠罩的地方,存在這么一個神秘詭異的迷霧小鎮!

    他甚至懷疑,所有在神戰遺跡的夜晚消失的生靈,都進入了那里。

    現在,他自己來了,就置身于這迷霧小鎮外面不到百米的地方!

    與黑夜有關……目標會消失不見,像是被擦掉……那位教會高層的能力并不是直接抹殺敵對者,而是將他們送到這里?在神戰遺跡夜晚失蹤的生靈,也是遭遇了類似的事情?可據說占卜無法獲知他們的下落,只能解讀出他們或許還活著……當然,也可能是我能夠復活,所以才會出現于這里……思緒紛呈間,克萊恩收回目光,利用“小丑”的能力,審視起自身的狀態。

    他已變回了克萊恩.莫雷蒂的樣子,可依舊穿著屬于內部看守者的神職人員黑色長袍,身上并不存在遭受傷害的痕跡。

    各種經歷已是不少的克萊恩迅速冷靜了下來,右掌探入衣兜,打開那個鐵制卷煙盒,將里面折疊起來的人皮手套取出,戴至左手。

    確認“蠕動的饑餓”還能使用后,克萊恩拿起阿茲克銅哨,湊至嘴邊,吹了一下。

    可是,他飛快開啟的靈視中,白骨信使并未出現。

    對于這種情況,克萊恩并沒有感覺太意外,反而覺得這才正常,畢竟在蘇尼亞海最東面神戰遺跡的夜晚失蹤的那些人始終未被找到,要知道,這么多年累積下來,里面應該不乏可以召喚信使的非凡者,比如靈教團的成員。

    這里和靈界直接隔離了?這么看來,“旅行”是無法使用了……不愧是教會派遣來對付貝克蘭德大霧霾事件的高層,她將目標“送”至這里,似乎就相當于永恒的放逐和囚禁,用簡單的正常的辦法肯定不可能聯絡到外界,逃離這里,甚至圣者層次的都難……克萊恩并未慌亂,頗有底氣。

    他當即將阿茲克銅哨放回鐵制卷煙盒里,開始準備逆走四步。

    他要用去灰霧之上的辦法破解這迷霧小鎮的“囚禁”!

    “福生玄黃仙尊……”

    “福生玄黃天君……”

    “福生玄黃上帝……”

    “福生玄黃天尊?!?br />
    克萊恩一步一句,迅速完成了儀式。

    然而,他的耳畔并未出現那熟悉的瘋狂囈語,眼前也沒有看到無邊無際蔓延的灰白霧氣。

    “這……”克萊恩眸光一縮,呆滯了幾秒。

    這里竟然可以隔絕他與灰霧之上那片神秘空間的聯系!

    這讓他最大的底牌無法使用!

    之前多次,克萊恩就是仗著能去灰霧之上,才擺脫了不少危難,而現在,這個辦法失效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呼,有種外掛被封了的感覺……克萊恩用吐槽緩解了下緊繃的情緒。

    他依據自身的神秘學知識,初步懷疑眼前的迷霧小鎮大概率與真神有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無法進入灰霧之上的問題。

    這里與黑夜聯系密切,我又是遭遇教會高層才被“送”進來的……難道是女神親手打造的“監獄”?有可能,祂是“隱秘之母”,說不定可以直接將人和物轉成“隱秘”狀態,讓現實世界的人永遠無法找到……克萊恩認真思考了一陣,果斷決定進入迷霧小鎮探索,因為最可能藏著離開辦法的就是那里。

    到了這一步,他已經不去想來不來得及召集塔羅會的事情。

    當然,暫時也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他已提前取消了本周的塔羅會,因為竊取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的行動相當危險充滿變數,克萊恩懷疑自己說不定要死上一次,今天未必來得及復活,所以干脆找了個過得去的理由讓大家多準備一周。

    有了決斷后,克萊恩當即讓體內的“怨魂”浮現于旁邊。

    這“秘偶”的狀態已是非常不好,死寂陰冷的氣息宛若實質,讓源于“靈體之線”的操縱都有了些滯澀感。

    還好,還勉強能用幾天……還有,之前a先生也被那位教會高層擦掉了,說不定就生活在附近某個地方,必須小心幾乎等于瘋子的他……克萊恩變成格爾曼.斯帕羅的樣子,讓“血之上將”塞尼奧爾行于前面,當先走向了那座迷霧小鎮。

    他自身則遵循著總結出來的“秘偶大師”守則,拖在后面,隔了至少110米。

    經過這段時間的消化,克萊恩操縱秘偶的極限距離已提升到了120米,利用“靈體之線”初步控制目標和徹底轉化為傀儡的時間,也有了相應縮短,若面對靈體強度處于同一層次的敵人,一個是16秒,一個是四分鐘。

    安靜到沒有其余聲音的迷霧世界里,戴陳舊三角帽穿暗紅外套的“怨魂”塞尼奧爾沒用多久就進入了那詭異神秘的小鎮。

    鎮內,不少房屋的門還開著,似乎在歡迎來自異鄉的客人,克萊恩借助秘偶的視線,看見里面的桌上分別擺放有啃了一半的白色面包,裝著紅葡萄酒的玻璃杯,凌亂的銀制刀叉……

    這看起來像是有人正在享用晚餐,可是卻沒有誰存在,那不同房屋的主人們,似乎于生活里突然蒸發掉了。

    蒸發……克萊恩腦海內忽地浮現出這么一個單詞,忙讓塞尼奧爾將視線投向那灰白色的磨坊。

    磨坊里,借助風力的石磨還在無聲轉動,可已沒有面粉出來,地上則灑了許多。

    這樣的場景,有點熟悉啊,我似乎在哪里聽說過……克萊恩一點點皺起眉頭,邊依靠秘偶,繼續審視環境,邊仔細回憶相似的情況。

    就在他想著要不要用“夢境占卜”問一問自身靈性時,相應的答案終于被翻找了出來:

    類似的場景出現于霍納奇斯山脈主峰的古代遺跡里!

    根據文獻記載,那里的建筑物內,陳列和擺設都保存完好,壁畫也未有損壞,有的桌上還擺著不少餐盤,餐盤里有干涸的腐爛痕?!承┓考淠?,有半瓶幾乎變為清水的酒……

    發現者提及,最初看到這樣的景象時,他甚至以為這里的居民瞬間蒸發了!

    這個迷霧小鎮和霍納奇斯山脈主峰的古代遺跡有一定聯系?不會吧,兜兜轉轉又碰上了?克萊恩臉龐肌肉忍不住抽動了兩下,一時竟不愿相信自己腦海內的想法。

    當然,僅僅景象的相似,不足以支撐他做出這樣的判斷。

    深深吸了口氣又緩慢吐出,克萊恩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繼續操縱“怨魂”塞尼奧爾,讓他往迷霧小鎮的深處行去。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了輕微的腳步聲。

    克萊恩心中一緊,忙躲到了磨坊里面,同時讓秘偶停頓了下來。

    也就是幾秒鐘的工夫,“怨魂”塞尼奧爾看見一個女人從附近的小巷子內走了出來。

    這女人穿著純白的長袍,頭發松松垮垮地挽起,脖子修長白皙,容貌極為明艷。

    ps:上月第一的加更,求月票!。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