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ld: 第九十二章 老姜的進展

    梁景玉之前,其實對于趙浮生的很多決策,其實是看不明白的。

    畢竟有時候,他做出的決定,其實和拍腦袋的決定沒有什么區別,往往就是隨意的做出一個決策,要求下面的人去執行。

    就好像剛剛,原本說好了不會插手韓國這邊的事情,結果轉眼間,他就讓自己出售韓星投資手中的所有土地。

    開始的時候,梁景玉還有些抗拒,可在調查的消息傳遞過來之后,他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還有別的意見么?”

    看到梁景玉的反應,趙浮生就知道,他應該已經被自己說服了。

    梁景玉搖搖頭:“董事長放心,我這就開始安排?!?br />
    他很清楚,趙浮生所說的,再加上自己得到的消息,這件事不出意外,應該是真的。

    “這些韓國人,還真是……”

    趙浮生冷冷的說道:“你出售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被他們發現?!?br />
    “您的意思,是怕有人搗亂?”

    梁景玉猶豫了一下,對趙浮生問道。

    趙浮生點點頭:“放心吧,以那些人的德行,不給你搗亂,怎么可能?”

    梁景玉聞言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沉聲道:“您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br />
    很顯然,他也是被氣的不輕,畢竟換做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恐怕心情都不會好到哪里去。如果不是趙浮生提醒自己,手里面握著這些土地,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從賺錢變成虧錢,到時候怎么向總公司那邊交待?

    一想到這個,梁景玉就覺得自己后背都是汗。

    “對了,光州那個事情,處理的怎么樣”

    趙浮生忽然想起一個事情,隨口對梁景玉問道。

    當時,因為張濤的舉報,趙浮生派人暗中幫助了他,把光州聾啞學校的事情鬧大,甚至連美國那邊的媒體都關注了這件事,據說在韓國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后來趙浮生把張濤那家伙打發到了美國,就沒有再關心這件事。

    不是他冷漠無情,而是自己該做的已經做了,剩下的事情,在趙浮生看來,和自己關系不大。

    善良也要有一個界限的,總不能因為喜歡小動物,就不過自己的日子了,那不叫愛心泛濫,那叫腦殘。

    “別提了?!?br />
    梁景玉聞言苦笑了起來:“怎么說呢,雷聲大雨點小,雖然盧武鉉做出了批示,光州那邊也處理了一些人,但根本沒有傷筋動骨,韓國司法部那邊,呵呵……”

    他沒有說完,但趙浮生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無非就是官官相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一套。

    “我后來派人捐了一筆錢,都交給了那些受害人?!繃壕壩裉玖艘豢諂?,對趙浮生道:“我知道這有些沖動,但那些人是真的很可憐?!?br />
    趙浮生笑了笑:“沒事,很正常,之前臉書那邊的報道撤下去,韓國人不是很承你的情么?”

    “嗯,這個倒是?!?br />
    梁景玉點點頭:“畢竟之前我通過公司的關系幫忙讓臉書那邊撤銷了報道,他們還是很高興的?!?br />
    頓了頓,他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您的意思是……”

    很顯然,在他看來,或許趙浮生打算拿這個事情做文章。

    趙浮生搖搖頭:“算了,我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沒必要操心別的事情?!?br />
    該做的事情自己已經做了,接下來,還是讓歷史按照原本的車輪繼續走下去吧。

    說實話,他很期待,那部名為《熔爐》的電影上映的時候,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場面。

    梁景玉很快就離開了,他得去按照趙浮生的安排做事,趙浮生也沒有多和他聊太多,事情已經安排好了,接下來就靜等好消息了。

    ……………………

    ……………………

    姜聞這家伙消失了足足兩天,要不是他自己給趙浮生打了電話,趙浮生還以為他被人綁架失蹤了呢。

    等到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著實把趙浮生嚇了一大跳,因為這家伙一副醉醺醺的樣子,好像路邊的流浪漢似的。

    “你這是干什么去了?”

    趙浮生無語的對姜聞說。

    “喝酒唄?!?br />
    姜聞嘿嘿一笑:“我一個人把他們一大半人都放倒了!”

    很顯然,這家伙相當驕傲自己的戰績。

    翻了一個白眼,趙浮生實在是懶得理會這家伙,對胡東海擺擺手道:“把他帶走?!?br />
    這廝都已經喝成這個樣子,自己也沒必要和他說什么了。

    原本趙浮生還打算兩個人商量一下這幾天的行程,結果現在看姜聞的樣子,根本沒戲。

    “好的,董事長?!?br />
    胡東海連忙點頭,把姜聞給帶走了。

    坐在沙發上,趙浮生無聊的拿出電話,給范寶寶打了過去,詢問了一下自己的寶貝女兒在干嘛,夫妻倆又說了幾句體己話,這才掛斷。

    “董事長,姜導已經睡著了?!?br />
    胡東?;乩炊哉愿∩惚ǖ?。

    趙浮生點點頭:“你們說,這韓國這邊,有什么好吃的么?”

    ???

    胡東海聽到趙浮生的問題,頓時就是一愣。

    “額,這個……”

    猶豫了半天,胡東海最終還是搖搖頭:“我是真不知道?!?br />
    這是心里話,他是做保鏢的,又不是當導游的,讓他知道這些,著實有些難為人了。

    看到胡東海的臉色,趙浮生啞然失笑,隨即擺擺手:“怪我了,怪我了,你就不應該回答?!?br />
    胡東海嘿嘿的笑著,卻不再開口。

    趙浮生也沒再說什么,擺擺手讓他先離開了。

    …………………………

    …………………………

    轉過天來,老姜那家伙總算清醒過來,揉著自己的腦袋來見了趙浮生。

    “我昨天是不是喝的特別多?”

    姜聞對趙浮生問道。

    趙浮生無奈的點點頭:“不僅僅是多,你是非常多?!?br />
    “咳咳,韓國人這燒酒,少喝點沒事,喝的越多越難受?!苯毆習言鶉甕聘撕站?。

    趙浮生也懶得夸獎這家伙了,無奈的說:“你這幾天,和那幫韓國人聊的怎么樣?”

    能夠讓姜聞放下身段主動去結交的,肯定是韓國影視行業當中最出眾的那批演員和導演,不然的話,也不符合老姜的身份。

    聽到趙浮生的話,姜聞嘿嘿一笑,一臉的得意。

    看著那家伙在那美滋滋的,一副你快來問我的樣子,趙浮生心中暗暗一笑,壓根沒打算開口,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喝起了咖啡。

    “已經聊的差不多了?!?br />
    眼看著趙浮生似乎沒有詢問自己的意思,姜聞終于也繃不住了,對趙浮生老老實實的說出了結果。

    趙浮生倒是不覺得意外,這種事情要是姜聞還談不好,那他也就白白有這么大的名頭了。

    更何況,對于那些韓國人來說,他們付出的東西也不多,就是推薦一下而已,能不能成功,還是要看姜聞這邊自己去談的。

    當然,老姜完成了這個任務,自己也不能打擊他,所以趙浮生還是很配合的露出贊賞的表情來,對姜聞道:“不錯,下一步就是看看電影節那邊了?!?br />
    姜聞點點頭:“我已經聯系華宜了?!?br />
    他們兩個人之間自然沒有那么多忌諱,換做一般人,或許為了這個事情而心生齷齪,畢竟那部電影,趙浮生可是一分錢沒投資的。

    ps:推薦一本書友的書《重生澎湃二十年》,一個榜爺的傳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