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下载版: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新一輪學習

    馮君的覺其實很輕,小菜心一嚷嚷他就醒了。

    他迷瞪了好一陣,才嘀咕一句,“你去那兒,夜視鏡發現什么沒有?”

    張采歆見他愿意了解自己的情況,心里多少舒服了一點,她搖搖頭,“沒有?!?br />
    “啊~”馮君重重地打個哈欠,“沒有就好,那我再睡一會兒?!?br />
    “都九點了,起床!”張采歆抬起大長腿,踹了一腳床鋪,“昨天玩得很爽吧?”

    馮君睜開眼睛,無奈地看她一眼,“別鬧……你知道我有多久沒去夜場了嗎?不是為了掩護你,我至于嗎?那些庸俗脂粉,能跟你比嗎?”

    張采歆想一想,點點頭轉身走了,“這次算你過關了?!?br />
    在她身后,馮君又打個哈欠,懶洋洋地發話,“下次敢再這么無禮,我就把你逐出師門?!?br />
    張采歆的身體頓了一下,頭也不回地回了一句,“那正好,我當師娘!”

    “啥?”拐角處走出了紅姐,她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妹妹,“你怎么從他房間里出來了……你剛才說啥,師娘?找揍是不是?”

    題外話就不用說了,張采歆給儲油基地灌注了原油之后,沒過兩天,喻家又有人找上門了,這次來的是喻志遠。

    他很久不在莊園了,但是女兒喻輕竹一直在,他很不見外地發問,“邁國想買你的石墨烯,馮大師你是個什么意思?”

    馮君聞言皺一皺眉頭,思索一下之后發問,“你們不是想搞什么欺騙,打擊對方的石墨烯研發嗎?這事情不該是我操心的吧?”

    喻志遠笑一笑,“這個……只是初步有這么個想法而已,還沒有來得及操作,現在也就是問一問,看你改變想法沒有?!?br />
    “我也不是那種不顧大局的人,”馮君搖搖頭,“我是痛恨邁克爾雷,但是已經說好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變卦?”

    喻志遠猶豫一下才發話,“那你現在……能不能再提供一點石墨烯?”

    馮君訝異地看他一眼,“我提供的一百噸石墨烯,應該沒用了多少吧?”

    他已經了解過了,很多企業得到石墨烯,并沒有投入生產,不少人打著轉賣的算盤。

    喻志遠苦笑著回答,“但是那些石墨烯的數量,已經被邁國人掌握了,而且,因為我提前打過招呼,誰的石墨烯如果不用于研發和生產,就沒有下一次,所以他們也都在觀望?!?br />
    簡而言之,如果想讓邁國人相信,華夏能批量生產頂級石墨烯,僅有那一百噸是不夠的,而喻家想要制造出“我們正在把石墨烯往白菜價里做”的感覺,還是需要多來點一些石墨烯站場。

    馮君覺得,這件事自己可以支持,但是他還是要問一句,“那將來萬一邁國人想參觀一下石墨烯的生產線,你不會也跟我提要求吧?”

    “???”喻志遠聽得眼睛就是一亮,欣喜地發問,“可以參觀生產線?”

    “你想多了,”馮君白他一眼,“能讓你看的話,早就讓你看了,問題是不能!”

    喻志遠倒是沒生氣,而是笑著發話,“其實這次邁國人就提出,想參觀一下生產線,并且愿意付出相應的代價?!?br />
    馮君聽得有點好奇,“他們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讓你會考慮這個問題?”

    “這個還得具體談,”喻志遠含含糊糊地回答,“國家層面上的一些條件吧?!?br />
    “不想說也無所謂,”馮君笑著回答,“本來就不可能讓他們參觀的?!?br />
    喻志遠遺憾地撇一撇嘴,“好了,那這件事情不說了,我想組建一個石墨烯生產企業……主要是用來掩人耳目,順便給外國人挖坑下套,可以這么操作嗎?”

    馮君略帶一點警惕地看他一眼,“我只負責提供石墨烯,你想怎么操作自便,問我干啥?”

    他有點懷疑,這家伙想把自己往坑里帶是想讓我不得不管起這一攤?

    喻志遠笑著回答,“這是你的東西啊,冒充你的名頭,肯定要跟你說一聲?!?br />
    “沒這個必要,”馮君又搖搖頭,“我現在只怕不夠低調,哪兒有興趣生這個閑氣?”

    “那我也得把招呼打到,”喻志遠說話還是很有水平的,緊跟著他話題一轉,“這兩天能提供一百噸石墨烯嗎?我先錢后貨?!?br />
    馮君搖搖頭,“一百噸沒有,爭取給你五十噸,你要肯答應,那我就試試?!?br />
    喻志遠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八十噸可以吧?要忽悠人,手上得有足夠的貨呀?!?br />
    馮君還是搖頭不同意,“最多給你六十噸?!?br />
    商量來商量去,雙方商定是七十噸石墨烯。

    喻志遠轉頭安排人打錢去了,當天下午,七十個億又打到了馮君的賬戶上。

    等到太陽下山,氣溫不是那么高的時候,馮君領著喻輕竹,來到了自家的倉庫,指一指垛得方方正正的箱子,“這就是七十噸石墨烯,跟你老爸說一聲,貨到了?!?br />
    喻輕竹聞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這箱子好像下午就在?!?br />
    馮君這個沒有墻壁的庫房,真的擋不住別人的觀察,而喻輕竹認為,此人明明有貨,偏要跟老爸說沒貨,這有點戲弄人。

    馮君懶洋洋地看她一眼,“貨和貨是不一樣的……算了,不用他提貨了,還是我送過去?!?br />
    喻輕竹聞言有點著急,“可以讓他派車來提貨?!?br />
    喻老等人做夢都想派車進入洛華,只不過馮君不許,他們也就沒敢指望,現在有進入洛華的機會,還能進倉庫,這是多好的事情,她怎么能放棄?

    “我已經說了,不用!”馮君淡淡地發話,然后轉身離開。

    這件事情搞定之后,馮君又去了一趟暹羅,采購一批香水,眼看盛夏還沒過去,又去北方玩了玩,甚至進伊萬國走了一趟。

    進入這兩個國家,他都沒有使用護照,就是直接穿行過了邊界,至于喻老他們會不會發現,他是完全地不在意,你們不讓我上飛機,我好像就不能出國了似的。

    果不其然,消息傳到喻老那里,有人很惱火,“手機都不關機,這么大搖大擺地偷渡,也實在太過分了吧?”

    馮君是帶著好風景和紅姐去的伊萬國,其實身在那邊,一般也用不著檢查護照,這年頭的華夏,就沒可能有人愿意非法居留在伊萬反過來還差不多。

    等馮君再次回來,基本上就到了開學季,袁有為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跟著家人離開。

    與此同時,嘎子在濠州找的三名老師,也來到了洛華莊園。

    三人是兩女一男,負責教授大家濠州話,這是為了將來進入手機位面做準備。

    馮君更是規定,以后他講述功法,都會使用濠州話。

    哪怕沒有他的規定,紅姐和好風景也都相當上心她倆可是去過那邊的。

    徐雷剛和李詩詩對此有點排斥,他倆實在搞不清楚,這種方言有什么值得學習的,尤其是徐雷剛,他年紀已經大了,現在要說莊園里咸魚心態最重的,應該是他。

    不過高強一本正經地告誡他,“這個東西你不學,一定會后悔的?!?br />
    他曾經監視過手機位面的來客,當時就聽出了是濠州話,知道馮老大這么鄭重安排,肯定有不小的說法,現在又安排大家學習濠州話,怎么可能簡單得了?

    好風景也正式告誡李詩詩,她和小李助理是半師半友不好好學,你會后悔的。

    他們集中學習方言,引起的反響相當大,別說陳勝王,連沈青衣都湊過來旁聽。

    喻家人完全看不懂洛華的人在做什么,不過……不懂不要緊,你做什么,我們跟著學總是沒錯的。

    除了喻老年紀太大,拒絕再學習方言之外,他的秘書和保健醫生都開始學濠州話,其中學習速度最快的,就是喻輕竹。

    眨眼之間,又是十來天過去了,楊玉欣要帶著古佳蕙去報到了,估計怎么也得假巴意思在那邊待三五天。

    而喻老所說的油輪之類的,還沒有敲定下來,馮君也懶得催他,再次進入了手機位面。

    這邊已經開出了一個儲油的地下倉庫,差不多有五十萬方,杜問天的意思是,這樣的倉庫怎么也要再搞九個,這樣的話,目前的八口井,需要工作一個月,才能將庫房填滿。

    不過這樣的倉庫,還是比較費力的,哪怕這是修仙界,完成這些工程量,也需要個過程。

    當然,這不是馮君要操心的事情,休養兩天之后,他主動喊來了楊上人,“你現在身體恢復得不錯,家里都安排好了?”

    楊上人遲疑一下發話,“我覺得,咱們不能放過白元老,他居然侮辱紫伊道友,輕慢太清的長老令牌,總得給他一個教訓才好?!?br />
    馮君的嘴角抽動一下,你這是搶起來沒完了?

    不過,既然孔紫伊發話要白元老好看,這事兒肯定沒完,此前鳴砂坊市因為盧家三兄弟的死,很是混亂了一陣,不合適對白元老動手,現在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了。

    馮君索性主動去找孔紫伊,“鳴砂坊市里那個姓白的,咱們需要搞一下嗎?”

    (更新到,召喚月票。)。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