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刷99999点卷视频:正文 830 又見郭可棠

    “姑爺,你對這二個突厥人,好像很看重?!貝薅妥甙猜簧膠桶菜妓澈?,回來稟報時,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問道。

    作為鄭府的管家,崔二知道自家姑爺的事,感到鄭鵬對二個素未謀面的突厥人有些重視,先是在市集救了二人,還贈了金,知道二人到府前獻馬,既不答應也不驅趕,還給機會這二個人,心里有點奇怪。

    鄭鵬要錢有錢,要人脈有人脈,別的不說,只要跟掌握禁苑馬廄的高力士說一聲,要什么馬沒有,盛產良馬西域和吐蕃,鄭鵬都有關系和路子,根本不用到市集買馬。

    老實說,那二個突厥人獻上的馬,對普通人來說是一匹好馬,但在崔二眼中,只能算一般。

    “看這二個人順眼,心情一好,就給他們一個機會,崔管家,沒什么問題吧?”

    “不敢,老奴只是好奇,絕無干涉姑爺的意思,請姑爺恕罪?!貝薅帕艘惶?,連忙認罪。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崔二心里暗暗感嘆:自己第一次聽說姑爺的名字時,姑爺還是一個被破落戶驅出家族的敗家子,而這個敗家子還淪落為卑賤的小商賈,沒想到事過境遷,昔日的小商賈已是一句話就能改變別人命運的大人物,就是在族中高高在上的崔老爺子,現在也對這位孫女婿另眼相看。

    姑爺的經歷,都能編冊成書了。

    最后悔的應是元城鄭氏,他們覺得姑爺是一個累贅,于是鄭鵬被無情地驅趕出家門,一度淪落做小販謀生,心里始終有隔閡,關系很難恢復,鄭鵬對父母和關系好的兄弟姐妹有照顧,可以元城鄭氏始終不上心,而元城鄭氏也知自己理虧,在鄭鵬捐贈了大批田地作族產后,沒什么重要的事也不敢輕易打擾鄭鵬。

    二年前鄭家老爺子去世,姑爺還在吐蕃征伐,眾人也不敢讓他分心,等到大局已定才告訴他,丁憂也無從提起,綠姝和林薰兒剛好去了小勃律,最后還是老忠奴阿福協助老郎君鄭元家了理后事。

    好在,姑爺知道后,只是沉默了片刻,也沒有說什么。

    鄭鵬呵呵一笑:“崔管家不用緊張,只是隨口一說,我這里沒什么事,過年事多,忙去吧?!?br />
    “是,姑爺?!?br />
    崔二前腳剛走,綠姝后腳就端著一碟新做的桂花糕進來:“少爺,要不讓崔二改口叫郎君吧,老是叫姑爺,好像不太好?!?br />
    嫁入鄭家幾年了,崔二是綠姝帶過來的人,他也只認綠姝為主,叫綠姝作小姐,喚鄭鵬為姑爺,綠姝感到這樣叫有些生份,于是向鄭鵬提議過幾次,讓崔二改一個稱呼,可鄭鵬都說沒關系,剛剛在門外又聽到,忍不住舊事重提。

    “不用”鄭鵬擺擺手說:“只是一個稱呼,他就是改口叫我郎君,還是同一個人,隨他喜歡好了,就像你,這么久了,還不是張口就叫少爺?!?br />
    綠姝有些害羞地吐了一下小香舌,有些撒嬌地說:“不知為什么,就是覺得叫少爺親切?!?br />
    有些人只是稍有成就得意忘形甚至飛揚跋扈,綠姝由一個小婢女搖身一變,成為名門大族貴小姐,雖說她的衣飾打飾、修養和氣質都極大地提升了,在鄭鵬眼里還是當初那個純潔、單純的小綠姝,也許這就是不忘初心吧。

    “好,隨你?!敝E粑匏降廝?。

    稱呼有些亂啊,綠姝喜歡叫自己少爺,林薰兒喜歡自己叫公子,崔二叫自己姑爺,其它下人叫自己郎君。

    綠姝用木簽挑出一塊桂花糕放到鄭鵬嘴里,隨口問道:“少爺,你升了官,燒尾宴準備什么時候舉行?是不是要提前準備了?”

    大唐升官,按例要擺燒尾宴,鄭鵬已經擺過一次燒尾宴,按理說不用再擺,可朝堂上一眾大臣都起哄,李隆基也表達要來吃鄭鵬的燒尾宴,這次燒尾宴逃不了,可鄭鵬遲遲沒有表態什么時候舉行。

    鄭鵬把桂花糕嚼了幾下咽下,不緊不慢地說:“現在快要過年,一個個都忙得抽不出身,從現在到上元節結束前,誰家缺宴請?反正現在還是休假,燒尾宴的事不急,過完上元節再說?!?br />
    “好,聽少爺的?!甭替芄鄖傻廝?。

    二人正在說話間,門外突然有人叫道:“郎君、夫人,小的有事稟報?!?br />
    鄭鵬聽出是守門多祿的聲音,開口道:“進?!?br />
    多祿走進去,把一張拜帖雙手奉上人:“郎君,夫人,外面來了一個女子,自稱是郎君的老熟人,說要拜見郎君,這是她的拜帖?!?br />
    一個女子,還自稱自己的老熟人?

    綠姝似笑非笑地看鄭鵬調侃道:“夫君,該不會又欠下什么風流債吧?”

    鄭鵬有些無奈地看了綠姝一眼,然后隨手打開拜帖,一打開拜貼,原本淡定的鄭鵬臉色一變,一下子站了起來,有些感概地揚揚手里的拜貼:“是欠債沒錯,不過欠的不是風流債,是人情債,郭可棠來了?!?br />
    “可棠姐?她來了?”綠姝眼前一亮,馬上站起來,有些激動地說:“奴家去接?!?br />
    當年流落貴鄉,鄭鵬和綠姝幸得郭可棠的幫助和支持,鹵肉生意一直交給郭可棠打理,三寶號的產品也找郭可棠代理,除了郭可棠精明、能干、值得信任外,以前結下的默契和友誼起到很大的作用,在貴鄉時,郭可棠對綠姝非常照顧,經常送她好吃的小食、好看的衣裳還有首飾等物,綠姝對郭可棠一直心存感激。

    以前見得還多一點,當郭可棠嫁給崔希逸后,二人的見面越來越少,突然聽說郭可棠要來,綠姝都有種激動的感覺。

    “一起去?!敝E糶嗆塹廝擔骸骯〗悴歡?,應叫崔夫人才對,以前對我有恩,現在還是我二嫂呢?!?br />
    自己回家了,可是崔希逸還在吐蕃坐鎮、清剿反抗大唐的殘余勢力,雖說不知郭可棠為什么到長安,但崔希逸不在,自己也有義務照顧她。

    鄭鵬走到府門時,看到在油傘下俏立在雪中的郭可棠,幾年不見,不知是不是保養得宜,郭可棠的模樣并沒有多少改變,就是身材豐腴了一些、氣質成熟了一些,好像舉止也優雅了很多,以前看起來像一個豪爽俠女,現在看起來就像一名雍容華貴的貴婦人。

    不過,還是那樣美麗動人。

    “民女郭可棠,拜見將軍,拜見夫人?!笨吹街E艉吐替黃鴣隼?,郭可棠笑盈盈地給二人行禮。

    鄭鵬一看,連忙說道:“都說了是老熟人,怎么還來這一套,不是寒磣我吧?!?br />
    綠姝的動作更快,一下子扶起郭可棠,有些怪責地說:“可棠姐,都是自己人,還客什么氣,不要折殺我們了?!?br />
    。妙書屋

    /txt/76717/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穿越小說網】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