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plus凉了吗: 第1886章 歪打正著

    幾分鐘之后,警員們用濕抹布抹去了墻上的乳膠漆,也看清楚了墻壁上的詭異場景。

    但見那些鬼文符號和厲鬼畫像,全都用一種類似黑炭的燃料畫成,仿佛深深地鑲嵌到墻壁之中似的,根本不是刷一層乳膠漆就能掩蓋得住的。

    尤其是五副栩栩如生厲鬼畫像,異常逼真,甚為駭人,在場的警員們全都看得張目結舌,手腳冰涼。

    不過,熟知《鬼王錄》的張靈還是一眼看了出來,那五副厲鬼畫像,正是《鬼王錄》中記述的前五只鬼!

    66年前,陶玉蘭殺人之后,正是將尸體打扮成了這五只厲鬼的模樣!

    “怎……怎么會這樣?。??”

    望著鬼意森森的墻壁,張靈感覺不寒而栗,竟然看得呆住了。

    此時此刻,趙玉卻已經來到了另一間臥室之中,該臥室的墻壁和米柔出租的房間僅僅一墻之隔。

    他很快看到,這里的墻壁上也有剛剛刷過漆的痕跡,通過自己的隱形透視儀,他亦是看得清清楚楚,但見這里的墻壁上,正好畫著《鬼王錄》中的另外五只厲鬼!

    冠先、竇氏女、青城婦、鎮猖、伶煞……新鬼王案中,死者被打扮成了這五只厲鬼的模樣……

    沒錯,沒錯……

    十只厲鬼,已經齊了!

    在經過了最初的驚駭之后,趙玉已然意識到,這一次,自己應該是找對了線索。

    如果不出意外,房間的主人,就是本次鬼王錄的——真兇?。?!

    既然,房子是王震前妻楊梓美的,所以,真兇就是這個女人了?

    這時,趙玉仔細觀察房間,又發現了更多的線索,但見這面墻壁的下半部分尚未刷漆,似乎是漆不夠了。

    再看墻角之處放置著刷漆用的刷子,還有幾個空桶,以及各種刷墻用具。而從墻漆的潮濕程度可以看出,這面墻漆更加新鮮,應該是剛刷不久。

    難……難道……

    “張隊長,張隊長……”想到此,趙玉趕緊跑到張靈跟前命令道,“趕緊讓你的人搜索一下附近,尋找可疑目標,嫌疑人或許并未走遠!

    “還有,定位那個楊梓美的手機號,看看她現在在哪兒了?”

    “是!是……”張靈趕緊下令。

    這時候,一位警員緊張兮兮地來到了張靈跟前,本來想跟張靈說些什么,但張靈正在忙著下命令,沒有理他。

    “怎么了?”趙玉看出該警員有問題,遂問了一聲。

    “哦……領導……”該警員趕緊回答道,“是這樣的,我……我以前來過這里,就是派我調查米柔租房情況的時候,我……我見過這家房主??!”

    “什么???”趙玉一驚,急忙抓住警員的胳膊疾問道,“你見過房主???”

    “是……是啊,”警員嚇得有點不知所措,說道,“我找米柔的房東問過話,但……但是……她的房東……是個男的???”

    “???男的?”趙玉看了張靈一眼,再次感覺意外。

    “我……我沒帶著記錄本,但是……”該警員確定道,“米柔的房東,真的是個男的,我……我當時只是在門口跟他詢問了一下出租屋的情況,但……但是……”

    “但是什么?”張靈急了,趕緊吼道,“那男的長什么樣?”

    “長……”該警員趕緊回答,“就是一個,一個50來歲的男的,看著挺健壯的!挺慈祥的……”

    “哦……”張靈一拍腦門,“我差點兒忘了,楊梓美的戶口記錄上,可不止一個人,她還有父親和祖父呢!

    “這個50多歲的男人,該不是她的老爸吧???”

    “查!”趙玉趕緊伸手命令,“趕緊去查,越快越好!只要是住在這個屋子里的人,全都有嫌疑!”

    “是,是……”

    張靈掏出手機,正想打電話,可手機卻率先響了。

    為了能讓趙玉第一時間得到消息,他故意打開了免提。

    “隊長,隊長……”電話里的一名警員急切說道,“我們從胡同口發現了一名嫌疑人,是個女的,電動車上裝著一桶乳膠漆!

    ァ新ヤ~8~1~中文網ωωωχ~8~1zщòм

    “我們上去詢問,誰知她扔掉電動車就跑了……”

    “格老子滴……”張靈大驚失色,連聲調都變了,大聲吼叫道,“抓……快抓住她??!千萬別讓她跑了!快??!”

    看到張靈已經亂了陣腳,趙玉一把抄過手機大聲問道:

    “快說,嫌疑人往哪個方向跑了?你們在哪兒?”

    “我……我們就在胡同口,那女的翻墻就跑了,我們已經派人去追了……”

    “翻墻?”趙玉和張靈對望一眼,心情陡然變得焦慮。

    “快,”張靈再次大吼,“封鎖整個柳樹墳,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一定要把她抓??!”

    嘀嘀……嘀嘀……

    誰知,這邊還沒撂下電話,趙玉的手機又忽然響了,打開一看,居然是冉濤給趙玉打過來的。

    我的奶奶熊,又出什么事了這是?

    本就焦頭爛額的趙玉急忙接聽了電話,誰知,電話里卻傳來了冉濤興奮外加喜悅的好消息:“老大,老大!我點兒太正了,我剛剛在浴池這邊抓到了一個鬼鬼祟祟,還跑得挺快的女的……”

    ……

    五分鐘后,趙玉和張靈在警車跟前見到了那個被冉濤抓住的女人。由于事先看過照片,二人非常確定,這個女人正是王震的前妻——楊梓美!

    趙玉也是沒有想到,竟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見到了這位鬼王案最大的嫌疑人。

    但見楊梓美上身穿著一件黑色t恤,下身牛仔褲和旅游鞋,看上去和一個普通的女人沒有什么區別。

    只不過,她的身上斑斑點點地沾著一些墻漆,很明顯,那個給墻壁刷漆的人,就是她!

    由于她的電動車上放著一桶新的乳膠漆,趙玉推測,她今晚應該是想繼續刷墻!

    “你們說,這是不是叫點兒正,嗯?”這時候,站在另一側的冉濤,正神采飛揚地沖警員們說道,“我那邊正在搜查洗浴中心,沒想到突然翻墻過來一個人,正好撞到我的眼前,你們說,我不抓她怎么對得起自己呢?

    “別說,那女的還挺靈巧的,差點兒又被她跑了,不過,咱的功夫也不是蓋的,對付一個女人,簡直就是小兒科了,嘿嘿嘿……”

    趙玉嫌冉濤嗓門太大,當即沖他擺了擺手,示意他別在這里胡亂說話。

    然后,他這才邁步來到了楊梓美的面前,對著這位昔日的闊太太開門見山地說道:“楊梓美,你的陰謀已經被我揭穿了,你還有什么話想說嗎,鬼王殺手???”

    聽到趙玉的問話,楊梓美抬頭看了趙玉一眼。

    結果,僅僅是這么一眼,趙玉便已然知道,自己今天恐怕很難知道答案了。

    因為,楊梓美的眼神邪異不說,她的嘴角還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種得意的,甚至是詭異的微笑!

    /txt/73815/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穿越小說網】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