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光轮跑车: 第242章 狩獵沙蟲

    “白癡,我估計如果沒有小白幫忙,你就算是把那條沙蟲都給抽干了也找不到生命結晶。算了,等他經歷過才知道,咱可不要這么多事?!貝笄嗤鼙涑鲅┣淹掏縷鵠?,懶得去理會那邊驚天動地的聲響。

    別看沙蟲這么大,皮又厚,而且之前還想著吞噬張仲軍,可真要說起來,這沙蟲對張仲軍來說是沒有絲毫攻擊力的。

    沙蟲確實有頭,也不算是頭吧,就是跟蛀蟲一樣的嘴巴,可惜給張仲軍一巴掌就拍得黏在一起了。沙蟲想要逃走,只要被張仲軍扯出來一抖,就沒了力氣,整個癱軟在沙面上。

    所以張仲軍沒費什么功夫就把這條沙蟲制服了。

    嗯,找沙蟲的時間反而花的更多,別看這片沙漠龐大,但沙蟲還真不多,不然張仲軍也不用在沙漠下面鉆了數天的沙才找到這么一條。

    把沙蟲制服的張仲軍,摩擦著手,咬著舌頭的在沙蟲身上亂翻亂摸,還把腦袋貼在那層透明皮囊上去查看,更是把那微薄的意識給導出來深入到沙蟲體內檢查。

    可惜,張仲軍除了沒把這條沙蟲給刨開之外,其他什么手段都用上了,還是沒有發現生命結晶的存在,要知道那玩意拳頭大小,在這沙蟲身上怎么都藏不住的,可是除了感覺到一肚子的白色液體外,就毛都沒感覺到一根。

    而這時,被張仲軍拒絕,一開始還有些惱怒不搭理張仲軍的小白,又屁顛顛的飛了過來,在張仲軍臉上蹭了一下,在再沙蟲身上撞一下,還呀呀的叫喚幾聲。

    小白的意思,張仲軍當然明白,經過這么仔細的探測,他相信現在沙蟲體內除了液體外什么都沒有,同時也猜測得到,恐怕自己想要得到生命結晶,還只有靠小白的幫助。自己真要把這沙蟲切片的話,恐怕什么都得不到。

    張仲軍直接提條件說道:“可以讓你去找,但這顆生命結晶可得給我,下次找到的沙蟲才給你哦?!?br />
    小白立刻瞇著眼點頭不已,張仲軍一揮手:“去吧!”

    小白立刻身體通紅鉆進了沙蟲身軀,那個洞還是跟上次一樣瞬間被沙蟲補好。

    張仲軍立刻撲了上去,恨不得腦袋都塞入沙蟲身體查看小白的動靜。

    只見到小白在沙蟲體內晃悠了一圈,然后好像發現什么東西似的,張嘴咬了一下,沙蟲身子就猛地一震,不用說,肯定是沙蟲的什么重要部位被咬住了。

    然后他就看到小白張開嘴,沙蟲體內的液體就往小白珠嘴里涌進去,沙蟲體內的液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等沙蟲又只剩下一張皮的時候,小白笑瞇瞇的鉆了出來,吐給張仲軍一顆菱形結晶。

    這顆結晶顯然比上次那顆大一點,而且中央位置的那顆心臟也大了一絲,更詭異的是,這次不是單獨的心臟,反而還多出幾條細小的血管往外滲透。

    一看這玩意就比小白那顆高級,不過想想也當然,這條沙蟲可比上次那條大了一倍呢!

    張仲軍二話不說先收起了沙蟲的皮囊,然后直接張嘴朝手中的生命結晶咬去。至于干凈不干凈,惡心不惡心什么的,張仲軍這種沙子都吃的人哪兒有這么多顧慮呢?

    但是,非??上У氖?,咔嚓一聲,張仲軍就捂著嘴巴嗚嗚的叫喚起來,看看鮮血粘在結晶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太硬了,吃不動。

    小白瞇著眼呀呀歡喜的繞著張仲軍轉圈,一副看笑話的樣子。

    張仲軍只好一手捂著嘴巴,一手抓著結晶跑回大青蛙那邊詢問了。

    大青蛙沒好氣的翻著白眼:“靠,怎么吃?這么白癡的話你也問我?當然是一口吞掉??!難道你還想嚼一下啊。告訴你,這玩意的堅硬度可是天尊都沒法破掉的!”

    “一口吞掉?!”張仲軍傻眼了,眼前這顆結晶可是比成人的拳頭還大一點,他還有些呆滯的拿到脖子處比劃一下,都差不多跟自己的脖子一樣粗了,這玩意一口吞掉?!

    “嗚嗚,師兄,我不是你啊,我沒這么大的嘴巴和喉嚨??!”張仲軍沮喪的捧著結晶嚷道。

    “媽蛋,你這話是妒忌呢?還是妒忌呢?!老子嘴巴大喉嚨大礙著你了?!別煩我,自己玩去!”惱怒的大青蛙一爪子把張仲軍給拍飛了。

    直接飛躍一公里遠,然后摔入沙地十數米的張仲軍,很是狼狽的爬出來,拍打一下頭上的沙子,嘀咕了一句:“師兄就是師兄,真發威,我全力以赴都擋不住??!”

    這時小白飛了過來,呀呀叫喚著圍著張仲軍繞了一圈,然后有些小心的張開嘴準備吞掉還捏在張仲軍手中的結晶。

    不過它嘴巴才張開一點點,整個人就給張仲軍拍開了,張仲軍直接把結晶收到了儲物戒指內,沖著呀呀叫著滿是不滿瞪著眼沖上來的小白說道:“我雖然不能吃,但被忘了小綠能吃,所以還是原來的分配方案,你一顆小綠一顆!”

    “呀呀!”小白歪著眼睛思索了一下,最后無奈的點點頭同意了。

    不怪小白會遲疑,因為真要說起來,張仲軍手下這一票玩意當中,互相之間最不熟悉的應該是小白和小綠兩個了。

    因為小白無法在小綠世界中出現,而小綠又無法來到現實世界,所以它們兩個或許能互相感應得到對方,畢竟都在張仲軍的魂堂內待著,但要說交情,恐怕真沒有呢。

    “好了,既然這么定了,就趕緊行動,時間也消耗大半了,咱們可不能再找一條沙蟲就浪費四五天的樣子了!”張仲軍看看那無論自己怎么移動,都始終懸浮在頭頂上空的通行令牌。

    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進入小綠世界的時候,這沒有跟進去的通行令牌又有什么變化?是不是待在自己消失的地方保持不動?只可惜沒人幫忙看著,所以不知道情況。

    不過這玩意,張仲軍也懶得去探究,畢竟那里面有著可抵擋天尊全力一擊的陣法,能夠制造出這樣一枚令牌的人,絕對是天尊以上實力的,遠遠不是自己這樣的螻蟻能夠探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