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荒野行动和刺激战场: 第八八八章 呼圖克圖

    喇嘛顯出吃驚之色,急道:“我做的這些,和呼圖克圖無關,和和古象王國更無關系?!?br />
    齊寧看他反應,顯然也是忌憚楚國會與古象王國為敵。

    古象王國地處青藏,雖然有逐日法王這位大宗師,但畢竟地廣人稀,資源卻又匱乏,實力與中原強國自然是無法匹敵。

    “呼圖克圖是誰?”齊寧有些奇怪。

    喇嘛一愣,閉上嘴巴,卻不說話,齊寧冷笑道:“你盡管閉口不言,這件事情你若是說不清楚,我就只能將你送交朝廷。你既然在這里布下陷阱害我,自然也是籌劃許久,對我的情況十分了解。那你應該知道,如今我已經執掌了楚國的刑部衙門,將你帶到刑部衙門審訊,只要朝廷知道你是古象王國的人,這件事情就會引起兩國的紛爭,如果你想看到事態那樣發展,咱們不妨就那樣走下去?!?br />
    “呼圖克圖就是貢扎西?!崩鎦沼詰潰骸壩媚忝侵性幕八?,就是圣者的意思。貢扎西是古象王國四大呼圖克圖之一,是專門侍奉逐日神廟的圣者!”

    “逐日神廟?”齊寧微皺眉頭:“是逐日**王的神廟?”

    喇嘛道:“不錯,逐日神廟就是為**王所修建的神廟,是我們古象王國朝圣之所?!?br />
    “那你又是什么人?”齊寧問道:“你也是逐日法王的弟子嗎?”

    喇嘛肅然道:“**王是神的使者,法力無邊,難道是誰都有資格成為**王的弟子?呼圖克圖是法王的弟子,我們是神廟的使者!”覺得自己說的有些多,頓了一下,才道:“我是神廟里的格古,叫做哲卜丹巴,你要問罪,都沖著我哲卜丹巴來就是,我愿意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擔一切后果?!?br />
    “格古?”

    “格古是神廟的僧官,用你們的話說就是鐵杖?!閉懿返ぐ投⒆牌肽劬Γ骸案盟檔奈葉妓盜?,你現在可以殺了我?!?br />
    齊寧笑道:“這幾句話你就覺得都交代了?哲卜丹巴,既然你自己都知道級別不夠,那就該知道這件事情至少要由貢扎西出面來和我談。他現在人在哪里?”

    “你見不到他?!閉懿返ぐ偷潰骸昂敉伎送家丫亓舜笱┥?,要向法王稟報發生的一切事情?!崩浜咭簧骸澳羌魘?*王派我們取回,卻被你們盜走,**王知道此事,一定會爆發雷霆之怒,也一定會給你們懲罰!”

    “你們?”齊寧皺眉道:“你口中的你們又是誰?”

    哲卜丹巴道:“當然是接觸過珠子!”他差點脫口而出,卻及時止住,將后面的話生生噎下去,齊寧心下好笑,暗想你既然都已經懷疑是我盜走了盒子,這時候卻又不敢說出是什么,這腦子也實在是夠奇葩,直接道:“珠子?什么珠子?”

    哲卜丹巴猶豫一下,還是閉嘴不言。

    “哲卜丹巴,我現在只奇怪一件事情,你說東西是被我所盜,還說我是為了挑撥你們和北漢的關系,那么證據何在?”齊寧嘆道:“事關國事,那可不是張嘴就能胡說?!鄙斐鍪鄭骸澳閎粲兄ぞ?,現在就拿給我看,如果當真能證明此事與我有關,我也不廢話,就和你一起去大雪山向逐日法王解釋!”

    哲卜丹巴張了張嘴,卻沒能立刻說出話來,猶豫一下,終于道:“不是漢國人,就是你們,呼圖克圖說這件事情很可能是我們誤會了漢國人,中了楚國人的圈套,他既然這樣說,那自然不會有假?!?br />
    齊寧一愣,奇道:“你說的證據,就是貢扎西的猜測?”

    “他是呼圖克圖,說的就不會有錯?!閉懿返ぐ陀鍥岫ǎ骸昂敉伎送妓盜?,那珠子很可能是落在你的手里?!?br />
    齊寧嘆了口氣,道:“你們拿不出任何證據,僅憑猜測,就能確定東西是被我所得,你們那位**王若是知道這事情,恐怕七竅生煙了?!?br />
    “七竅生煙?”哲卜丹巴顯然是沒聽過這話,問道:“什么是七竅生煙?”

    齊寧冷笑道:“就是要被你們活活氣死?!斃睦鏤?,他只以為哲卜丹巴找上自己是因為有確鑿的證據,現在看來,就像當初他們認定珠子是被北堂風派人所盜,憑的全都是自己的猜測。

    “我們沒有帶回珠子,自然是該死?!閉懿返ぐ偷潰骸盎氐醬笱┥?,我自然是要獻出生命向**王請罪?!倍⒆牌肽潰骸安還隳昧?*王的珠子,**王也絕對不會饒過你?!?br />
    “如此說來,你們**王會親自出山來找我?”

    哲卜丹巴道:“法王自然不會下山,但是貢扎西回去之后,法王就會派出四大呼圖克圖來找你,你跑也跑不了的?!?br />
    “你是在威脅我?”齊寧冷笑一聲,“你這次謀害本侯,就算你們古象王國的人不找過來,我們也會找過去。對了,四大呼圖克圖是吧,你放心,我會一個個找上他們?!?br />
    “你是承認珠子是被你拿走了?”哲卜丹巴睜大眼睛。

    齊寧道:“你哪只耳朵聽我承認拿走了珠子?哲卜丹巴,你脅迫女人,還要在這里設圈套害我,傳揚出去,你們**王的名譽一定會掃地。嘿嘿,逐日法王座下的人,竟然脅迫弱小,這真要讓天下人評評理?!?br />
    “我我只是嚇唬她們,沒有沒有真的想害過她們?!閉懿返ぐ土⒖套偶?,辯解道:“我只是想確定珠子是不是被你拿走?!?br />
    “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齊寧道:“難道你覺得我會將珠子帶在身上,等我被你的藥物迷倒之后,任你搜我的身?”

    哲卜丹巴道:“當然不是。我!”他似乎想要說什么,但終究是閉上嘴,沒有繼續說下去。

    “說不出話了?”齊寧冷笑道:“脅迫女人,暗中下毒,雞鳴狗盜,哲卜丹巴,你干的這些好事都是貢扎西讓你做的?不錯,應該就是了,你是貢扎西的屬下,敢這樣膽大包天,自然是受到貢扎西的指使?!彼糯庸痹魃砩鮮棧乩?,站起身道:“我現在就去叫人將你帶去刑部衙門,然后連夜向皇上奏明此事,皇上應該會先拍一名使臣前往你們古象王國質問此事,問問你們古象王國是否可以脅迫女人暗中下毒!”

    哲卜丹巴身體不能動彈,眼中卻顯出焦急之色,叫道:“我我不是有意的,這與貢扎呼圖克圖沒有關系,都是我都是我自己要做的?!?br />
    “你盡管這樣說?!逼肽遄潘恍Γ骸氨鶉誦挪恍?,那我可不知道了。你沒有證據證明珠子是被我所盜,但你脅迫女人暗中下毒卻是被我抓了個正著,我這邊有人證物證,看你如何狡辯?!彼低暾夥?,抬步便走,哲卜丹巴連連眨眼睛,急道:“等等,等等,我有話要說!”

    齊寧心下暗笑,這哲卜丹巴雖然布下了這個圈套,但如今看來,倒也不算心機很深的角色,無非是有點小聰明而已,他停下腳步,也不回頭,問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

    “貢扎西貢扎西確實讓我留在楚國的京城暗中盯著你?!閉懿返ぐ陀淘チ艘幌?,還是老實道:“他讓我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被你發現!”

    “貢扎西是這樣吩咐你?”齊寧轉過身,冷笑道:“只怕未必吧!”

    “真的,我說的是真的?!閉懿返ぐ偷潰骸氨糾幢糾次乙裁揮邢牘腥悄?,可是可是我想立下大功勞!”

    “大功勞?”

    哲卜丹巴道:“貢扎西說你是楚國的侯爵,身邊一定有很多高手,那珠子別人得到也許不知道有什么用,可是可是如果被你得到,很可能會被你所用?!?br />
    齊寧心想你這句話倒是沒有說錯,那幽寒珠現在確實已經融入我體內,但卻故意做出疑惑之色道:“被我所用?那又是什么意思?”

    哲卜丹巴顯然真的擔心因為此事而讓古象王國蒙羞,猶豫了一下,還是解釋道:“那珠子是從海蚌之中取出來,有有很厲害的藥效,所以!”他心里似乎很矛盾,又想解釋清楚,又不想說的太明白,含糊道:“反正反正你要是得到它,現在定然已經用過了,你要是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那也容易?!?br />
    “證明清白?”齊寧故意問道:“如何證明?”

    哲卜丹巴道:“我不說,你要是想知道,現在解了我穴道,我一查就知道。如果是我錯了,我會向你請罪,任由你處置,而且而且會向法王稟明,洗脫你的嫌疑?!?br />
    齊寧笑道:“你是在?;ㄑ?,我不會上當?!斃南氯詞前蛋黨躍?,心想這喇嘛看樣子并非說謊,只怕他當真有法子檢驗自己是否用過幽寒珠。

    這時候忽然明白,哲卜丹巴設下今夜的圈套,很可能是等自己被藥物迷暈之后,出手檢查自己是否使用過幽寒珠,一旦真的被他查出幽寒珠已經融入自己身體,這喇嘛只怕就要將自己帶回大雪山了。

    哲卜丹巴卻是一本正經道:“我不?;ㄑ?,只要讓我查一下你的手少陰心經和手少陽三焦經,珠子是否為你所得,便會一清二楚,你敢不敢讓我查?”——

    ps:在老丈人家,連續兩天吊瓶,鼻涕直流,頭暈腦脹,起床都成問題,停了兩天,沒開電腦。今天終于好點,好不容易寫出一章,先發出來,實在對不住大家。明天一大清早還要出發回老家,開不了車,老婆開車,明天黃昏到家,我車上歇歇,恢復的可以,明天晚上一定會更,再次向大家道歉,我也想多寫一點,身體實在不爭氣!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