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行动电脑版: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無圣體

    大風吹過古戰場,血鴉龐大的軀體載著葉凡遠去,驚起一片滔天波瀾,強大的人心有感應,全都屹立在山峰上望天。

    血鴉背上,那道身影不是很清晰,甚至可以說很模糊,他如磐石般,讓人感受到了一種堅不可動的強硬。

    像是一塊隕星撞進了汪洋中,軒然大波席卷蒼茫天地,飛仙戰場中部分至強者都看到了,眸光驚人。

    很多人都在震驚,同時也有些疑惑,真的是那個人嗎,人們不能確定。

    一百五十年前,曾出現一個男子,與白衣神王一模一樣,曾引發一場大風波,事后被證實并不為真,而是別有用心。

    “我覺得,這一次一定為真,沒有原因,只是一種真實的感覺,這片戰場將有驚世風波了!”

    “連古代至尊都葬在了星空中,他是怎么活下來的?我相信,有些人要坐不住了,真是一場天大的意外??!”

    血鴉橫渡長空,令所經過的那些區域一片噪雜,沒有人可以平靜,不少道實質化的眸光射上了高天上。

    有人震驚,有人激動,反應各不相同。

    有仇敵與敵視者在咬牙,心中生出陰霾,人族圣體像是一座大山般突然出現,一下子壓的不少人透不過氣來,他們覺得這絕對是帝路爭雄上的一道很難闖過去的高峰。

    也有人喜悅,甚至激動到落淚。

    昔年,黑暗動亂席卷天地,人族圣體的功績不容抹殺,就是有些居心叵測的人掩蓋了他的一些光輝,但是也依然擋不住真相。

    葉凡流盡最后一滴血,葬于萬古虛空中,再也沒有能回來,感染了很多后代高手。他們不曾見過葉凡,但是卻聽過他的傳說,心中感懷。而今聽到有人低語,猜測可能是他活著出現了,自然是震撼與激動,那個人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活著的奇跡與豐碑。

    大風起,古戰場中很不平靜!

    “我……是不是為你惹麻煩了?”血鴉遲疑,話語帶著敬意,以及一些自責,它這樣橫空而過。沒有絲毫的掩飾??隙ū灰恍┳釙看蟮娜思攪艘斗駁惱嬪?。

    “沒有什么?!幣斗菜檔?,沒有喜悅,沒有憂慮。注視著下方的壯麗山河,看著無垠的疆土,沒有什么表情。

    血鴉自然聽聞過葉凡昔日的事跡。它雖然是妖族,且是一頭兇禽,向來自負,不尊世間法理,但是當知曉葉凡的身份后,也有一種敬意。

    當年,人族圣體相對至尊來說差的太遠了,可是卻如飛蛾撲火般,用血與骨詮釋了無畏與不屈。挾大成圣體與綠銅鼎而戰,讓至尊血濺星空,這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來的!

    那個時候,宇宙中大圣并不算少,可是有幾人能如葉凡一般,敢那樣付出,以血濺天地?;匙瘧廝樂畝?,殺傷至尊,早已料定必會埋骨宇宙中,卻不退縮,那需要一種氣魄。

    血鴉羽毛立起。且有陣陣血氣浮現,遮擋住了下方眾人的視線。它怕會有越來越多的可怕強者盯上葉凡。

    葉凡沉默少語,見到血鴉如此,并未多說什么,任它而行。

    血鴉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古星域,與人族古路相距太遠,這么多年來雖然聽說過葉凡的事跡,但是對于他的故人卻不知曉。

    因為宇宙太大了,就是在一域稱雄,甚至統馭幾片星域,也不見得能被更遙遠之地的人知曉。

    葉凡被人所知,那是因為三百年前的血戰。

    “讓我想一想,有一個叫龐博的男人,我想與你有關吧。他是我妖族威名赫赫的大圣,他曾經一怒血殺百萬里,在一百多年前時鬧出過很大的動靜,只為了誅殺抹黑你的人?!?br />
    最終,血鴉思索后,也只是提到了龐博,但卻并不詳盡,因為兩地相隔太遠,只是有些耳聞而已。

    “他怎樣了?”葉凡擔憂。

    “他可沒吃虧,凌厲而強勢,殺到一域血流成河,滅了不只一個道統?!毖惶鏡?。

    他們一路向西北而去。

    在他們的后方,一些光門內傳來了劇烈的波動,不少至強人物得到稟報,皆露出了凝重之色。

    雖然消息沒有被證實,讓人懷疑,但卻值得警惕,曾經血拼過至尊的人活了下來,那得有多么的可怕?

    不說其他,光是那一戰的經歷就足以讓他受用終生,讓諸多強者默然。

    正是這樣一個人,若是真的活著回來,必然會擋住很多人的路,如一堵魔山般,阻擋在前方,無法攀越過去。

    能來到這里的人沒有弱者,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問題,葉凡為何三百年都不曾出現?一定是付出了難以想象的代價,艱難的活了下來。

    也許,他沒有想象的那么可怕,且多半就是一個事實!

    數日過去了,光門穩定了下來,貫通了兩界,讓很多來歷驚人、稱尊一方的英杰解脫,不用在親自守護光門。

    在那些區域,出現一個又一個陣營,建立了山門,道統不同,等于數十上百個大教扎根,在這里正式立足。

    一座山峰上,光門穩固,已然成型,不需要在鎮壓與守護,在這里殿宇宏偉,如一座座恢宏的天宮。其中一座主殿中,本應金碧輝煌,可是此時卻一片黑暗,宛若一口深不可測的黑洞。

    若隱若無間,可以看到,大殿最高處有一個大道寶瓶在沉浮,正是它吞噬了一切的光,讓這里陷入了黑暗中。

    而那口寶瓶,上面刻滿了符篆,古樸而蒼茫,像是承載了一個世界,而非一器那般簡單。

    這并非法器,是一個人修道到極致后形成的大道符號,而今化成了這般形狀,在此真實的顯形而出,它是那么的凝實,有如最可怕的實體道器。

    大道寶瓶下,盤坐著一個人,他是如此的可怕,在這個世界中居然還有道行不曾被斬,能夠形成大道真符?;珊諫謀ζ?。

    顯然,這個人的修為達到了某一領域的極境,不然絕不會有這般可怕的表現。

    在這一刻,他倏地睜開了眸子,像是兩道閃電般,撕裂了虛空,在光芒中,可以剎那的看到他不算清晰的容貌輪廓。

    他黑發披散。很是濃密。容貌極其出眾,頭角崢嶸,一看就是那種非凡之人。超越同輩。

    “真的是他?”他話語無波無瀾,很是平淡。

    “應該不為虛,曾與他交過手的幾個人都有過劇烈的情緒波動。被人捕捉到了他們的異常反應?!痹詿蟮鈧謝褂釁淥?,但以大道寶瓶下的男子為尊。

    “他有多強?”

    “應該沒有踏破那一桎梏,與準帝無關?!庇鐘幸蝗嘶卮?,他們著實下了一番工夫,通過葉凡留下的戰斗痕跡,做出了這一判斷。

    “師兄,是不是需要立刻稟告師尊?”

    大道寶瓶下的男子盤坐黑暗中,眸光懾人,聞言后冷漠的道:“師傅在光門后的帝關中會有苦戰。要爭奪那些仙經感悟與秘篇,神尊、尹天德、張百忍等哪一個是易于之輩,短時間內無暇分身?!?br />
    這里正是搖光一脈的降臨地,正中為首的男子為搖光座下最強弟子莫問天,據傳一身修為直追搖光。

    “金蟬子、九劫道人、霸王、大威圣靈等也通過兩界通道回去了,因為據聞有仙經可能是帝尊所留,世間從來不曾得見與流傳。想得到它。并不是一定需要戰力逆天,而是真正的能夠參悟帝尊遺迷,才能得窺真經?!?br />
    “太初、帝皇都還沒有顯化,不知身在何方?!?br />
    “真的不需要去請師尊嗎?那可是圣體葉凡啊,三百年前。震動了一個時代!”搖光一脈有人說道。

    “不需要!”莫問天搖頭,眸光如火炬一般。他強大的有些嚇人,道:“人族圣體在三百年前就戰死了,帶著血拼至尊的無上榮耀葬在了宇宙中,值得尊敬?!倍?,他的話語轉寒,道:“三百年后,世間再無人族圣體葉凡,有人冒充殞落的英雄。不僅是我等,飛仙戰場很多人都會為葉前輩的清白與榮耀而戰,英名容不得玷污,不少雄主都將會努力斬殺那個人?!?br />
    “可是,他真的是圣體葉凡?!庇腥說陀?。

    莫問天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森然道:“三百年后,再無人族圣體葉凡!”

    “他很強?!庇鐘腥慫檔?。

    “但他還不是準帝!”莫問天冷漠無情的開口,道:“越強大的人越值得期待,你們要相信,很多陣營都會藉此磨礪己方的人,會與他開戰,會‘很自覺’的為了葉前輩而斬殺他!”

    “我覺得還是稟告師傅為好,他不一定同意這樣做……”有人反對,可是看到莫問天的冷漠后又住嘴了。

    “師傅錯過了與葉凡前輩一戰的機會,的確可惜。但是葉前輩還有一個弟子,名為楊熙,也是圣體,我將會與他對決,延續上代的一戰,孰弱孰強,將會在我與他的對決中得到體現!”莫問天平靜而有些冷冽的說道,又補充道:“他一定在飛仙戰場,我期待與他相遇,那也將是師傅與葉前輩一戰的落幕結果!”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搖光一脈的莫問天般,一些后起強者而今正在懷著朝圣的心態,尋找葉凡,欲與他一見。

    “葉前輩,你在哪里?”

    有些人雖然意志堅定,為帝路爭雄而來,但而今卻出現了一些動搖,只因葉凡的出現,想要覲見,追隨在他的身后。

    不過,正如莫問天所說的那般,另有一些陣營的人馬堅決認為,三百年后再無圣體葉凡!很多人正從四面八方趕來,向某一地域匯聚。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

    看最快更新,就來

    列表